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 > 原创帖文 >


[转贴]重温掌掴事件,三揭民族主义
重温掌掴事件,三揭民族主义---兼给儒家同仁们的勉励

一、懦夫下流行径
2008年10月5日,74岁高龄的学者阎崇年先生在无锡签名售书活动中,被突然冲出的男子掌掴,打人的大骂”汉奸、活该”等侮辱性语言,令阎先生及在场的读者大为震惊。打人者名叫黄海清,网名“大汉之风”,因此次掌掴事件,黄海清被处拘留十五天、罚款2000元的处罚。打人事件发生后,媒体对此话题的讨论也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这就是轰动一时的掌掴事件。我当时记下了自己的一点感想,但没有发出。

日前在《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中,蔷薇飞雪网友问我如何看待此次“阎崇年掌掴”事件。我的回答是:以言论对治言论是现代政治文明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在不会发生既时而重大的危险的情况下,不论政府还是个人,针对不同意见只能根据这一原则来处理。对于掌掴,我不支持,不过,在目前言论还很不自由的特殊情况下,表示理解吧。

当时为了教化彼辈,作客汉族网,“不支持”是真,“表示理解”纯属外交辞令。对于掌掴事件,当时记录的感想如下:如果是掌掴各类恶霸,那怕对他们采取比掌掴更严重的手段,我都不会在意,而且乐观其成。可是,一条大汉这么针对言论者、而且是一位老先生施暴,实属懦夫下流行径。居然还有人捧之为英雄!这样的英雄也未免太廉价、太容易当了。如果人人争当这样的英雄,社会在和平年代就会乱成一团,中华民族将会进一步内斗不休自我残害!

英雄乎?鹰熊耳。

二、违悖大复仇论
这些人不是在网上对不同意见喊打喊杀,就是对老头子下手,居然说是崇奉《大复仇论》的,如此欺弱欺老,完全悖逆儒家大复仇思想。

公羊学确有“君父之仇十世可复”之论,但先决条件有三,一是所复者为大仇,特指“君父之仇”,而且复仇行为要有正义性。桀纣的儿孙就不允许为桀纣复仇;二是报复者要一定“身份”或“资格”,例如明帝之仇,要由他的子孙及臣子来报。旁人后人不能瞎参乎;三是有时间性。算历史旧帐是有期限的,“十世”,这已是极而言之,君父大仇也不一定到“十世”,债大到天去,也不能无限期追索下去。随着犯罪主体的消失(比如清政府的灭亡),相应复仇行动就自动中止。

“大汉之风”纵遥认明朝皇帝为君为父,也已早过“十世”,丧失了复仇资格。满清灭明毕竟是历史事件,进行理论上的清算是另一回事,那是学术范畴,满清政府的罪恶与当代“满清遗孽”其实没什么关系,按照文明规则,父亲有罪都不能由儿子替代受惩的。

可笑的是,此辈对历史上的不公、不义表现出极端的不宽容(“历史”前面要加遥远二字。越近,他们就越宽容,例如,网族网居然连《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这样的文章都删除,连对日本的民间索醅都反对。),对现实中的无道、不平却表现出极端的宽容;对不同观点表现出极端的不宽容,对现实的罪恶则表现出极端的宽容。我指出这一事实之后,一些民族主义者极为愤怒,认为我这是要让他们去送死说这些人的正义和勇敢是有选择的,不是诬蔑吧?知道什么叫“伪”吗?

三、重申东海警告
个人以暴力、政府以恶法对付没有即时而重大危险的异议言论,都是极为可耻可恶的。对这种言论上的“不容忍”现象,东海特别厌恶。我在《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中曾严厉指出:

“坚决维护言论自由,严厉禁止封杀异议,这是现代普适性的文明,也是东海儒家必尊的律令。反对邪知邪见但必须维护邪知邪见者的发言权,对于邪知邪见,只要未发为具体罪行,应以正知正见说服之,一时说不服,可以随它去,而不许采取言论之外的任何手段。此乃东海厉禁,请东海儒家世世代代恪遵,谁若违反,可以聚集全派共逐之,号召全民共讨之。”(当然,这段话对那些所谓的民族主义者也是适用的,他们的言论权应得到保护。)

在个人层面,掌掴是比一般性封杀更加恶劣的行为。如再发生此类事件,除了法律惩处,我建议展开个人报复或民间报复,如遭受大辱的当加拿大28开奖结果查询事者无力或不愿报复,其儿女及亲友应该出面,而且利息可以适当高收一点,比如,对于喜欢以暴力发言、以暴力对付异议的暴徒,就应该让他永久丧失施暴的能力。这才叫以直报怨。

四、汪精卫滥做好人
不由得想起汪精卫,他早年谋刺摄政王,后来自己也曾多次遇刺。他首次遇刺后在会见报社记者时为杀手求情:

“窃思本人生平并无私仇。而最近数年,承乏行政,正值内忧外患重重煎迫之际,虽殚心竭力,而艰难周折,外间何从得知?倘因此误会,致生暴举,于情不可无原。拟恳请国府,将牵连犯人从宽赦免。”

这个“情”求得实在没有道理。固然体现了汪精卫的亮节高风和仁心慈意,可是,当时他身为囯民党政府领导人,这样做,不仅是对重大犯罪行为的纵容和鼓励,不仅是对自已生命、对所任职务的不负责任,而且从另一个角度违背了法律的公正。有乱示宽容、滥做好人之嫌。过犹不及啊。

法律不能讲情面,不能讲妇人之仁,任何暴举包括“因此误会”而致生的暴举,都必须得到公正惩处。汪精卫一生屡遭暗杀最后死于枪伤迸发,实乃咎由自取。

顺便先把话扔在这里:在不久的将来,东海或会有很多公开演讲的机会。届时我对各种异议批评会持非常欢迎的态度,扔鞋、扔臭鸡蛋也无妨----那是把我“抬举”成政治家了(在西方,政治家常享受被扔鞋、扔臭鸡蛋的待遇)不过,如果是扔石头扔巴掌,当事人受到法律或某些江湖朋友的严惩时,我是不会为之求情的,哈哈哈

五、真理大道为重
某君阅罢两篇《民族主义再揭伪》后说:“东海老师,对年轻人请多点宽容.忠告而善导之,没必要为了他们毁了您的名声”。

此君读过一些枭文,估计没怎么读进去,尊重却不了解我。两文之作,正是无偿地“忠告而善导之”,文化批评与宽容与否无关。别的文化人还不屑于理睬他们呢。年轻人就有胡言乱语胡作非为而不受批评的权力?否则就不宽容?

至于说“为了他们毁了名声”,更是笑话了。东海的名声岂是那加拿大28开奖结果查询么容易毁的,岂是那些思想、理论、文化素养多不入流的所谓的民族主义小圈子毁的了的。何况名声算什么?为了弘传大良知学和良知信仰,就是东海的肉身又何妨一毁?

我这么说,是要告诉我的同仁们,儒者以真理大道为重,必要时自己的一切都可以牺牲的。其实大儒肉身,道统所系,岂易毁哉,那是三界俱惊的大事和万劫不灭的大罪哈。老枭半生闯荡,大智大勇,别说一群没人教没见过世面的野孩子(见了我只怕话都说不出来吧),便是中共以及黑社会,又岂易动我哉。

不听劝告不受教诲,实是对方的不幸,对他们的任何恶意抨击咒骂,都不必在意,那唯一的作用,就是他们残留的破烂形象自毁得更快些。我如为了拉拢、“利用”他们而对他们的反动反儒言论无动于衷,那才真会自毁名声呢。别说拉拢“利用”了,凡正人君子,避之唯恐不远。东海之门,非英豪挺特之士,不能进也。

六、敬告和希望
那些所谓的民族主义除了代表一些黑暗、落后和他们自己的私心杂念,根本代表不了什么。而大良知学和良知信仰代表的是中华文化的最高真理,是华夏文明的最大象征。此辈敢公开反对(连中共都不曾),落后、反动到了极至,如果一条道走到黑,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看在某君叫过我几声老师的份上,谨奉劝一句:最好与那些小圈子保持距离,以免自误前途!不要对我说接近他们是为了改造他们,目前某君在思想上显然还不具备教化他们的能力,被“反教化”----被那些歪理邪言洗脑的可能性倒很大哈。

时逢五浊,歪理邪说纷起,凡我儒者,务必保持正知正见,耐心等待并尽力推动良知复兴之大潮的到来。也希望一些误入“暴戾小圈子”的正人君子认清形势、认明真理,回头是岸,在条件成熟后参与到良知复兴运动中来。

同时,凡我儒者,不应故作清高自弃责任,不应猥琐怯儒怕这怕那怕人怕事怕得罪黑恶势力,更不用怕文氓痞棍。社会毕竟在不断文明起来,东海之潮终将席卷2009-4-26东海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