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 > 精华帖文 >


概念理论要义
概念理论要义

人类的意识结构是身体方式知觉系统和概念方式认知运动的联结。把概念放置于人类意识结构中考察,把概念理解为是一种意识方式,就需要重构概念理论,以新的概念理论的创立,把握人类的意识结构,人类的认知,人类的智能和人类的文化进化。

什么是概念?不少学术著作多有论及,黑格尔逻辑学对概念运动的辩证方式做过很好的阐述。但很可惜的是,至今为止的许多学术著作,包括黑格尔逻辑学都没有真正地抓住概念的要领,即概念是一种意识方式的要领。尽管人类的意识活动一直内涵着概念方式的认知运动,但由于缺乏对概念是一种意识方式的要领的理解和勘察,对概念究竟是什么?概念是怎样历史地产生的?概念是按照怎样的逻辑方式运作的?概念是怎样造就认识、智能、思想和自我意识,以及实践创造的等等,人类的智慧在这方面一直没有取得多大的进展和突破。

自人类的头脑通过符号为标识的指称,以抽象的方式赋予所感知对象名称和性状的规定,生成事物的概念,造就概念的认知运动以来,在数千年间,人类头脑的概念意识活动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生成了名称、定义、共性、判断、进阶、推理、虚构、实践等多种认知样式,绽出了人类的语言能力、绘画能力、概念之物的创造能力和自我意识,驱动了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文化进化。

回顾哲学史的发展,在世界范围的主导上,经历了古代本原论,近代认识论和现代主体论的三个基本发展阶段。当今时代,大量丰富材料的涌现,赋予了哲学新的历史思考的起点,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以及从人工智能到人类智能的向往和求取,带来了人类主体性状的更为深入的清理和发掘,哲学应聚焦于新的概念理论的创立,揭示人类认识和人类智能,人类思想和自我意识的本质方式,推进现代主体论哲学的发展,为人类从“认知革命”走向“智能革命”的第二次文化进化的飞跃,提供哲学的视野和启示。



概念是什么?

黑格尔逻辑学对概念作了阐述,认为概念是“绝对理念”的运作方式。在黑格尔那里,概念以抽象方式存在,从抽象到具体地建构和创造万物,是一切事物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

在百度上查询:

“概念(Idea;Notion;Concept)是反映对象的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人类在认识过程中,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把所感知的事物的共同本质特点抽象出来,加以概括,就成为概念。表达概念的语言形式是词或词组。概念都有内涵和外延,即其涵义和适用范围。概念随着社会历史和人类认识的发展而变化。”

黑格尔的阐述和百度的解说都有可取之处,但都有很大的谬误,都没有把概念讲清、讲准、讲透。

黑格尔的可取之处是,人类的大脑总在以概念方式建构事物,在这样的意义上,概念确确实实是一切事物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

黑格尔的谬误是,黑格尔始终不了解概念是一种意识方式,这种意识方式起源于人类的符号指称文化。黑格尔逻辑学离开概念生成和由来的历史进程,错误地以为,概念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外在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绝对理念”的运动方式;概念是先于一切的,是不能讨论它的身世和由来的。在黑格尔那里中,概念实际地扮演着上帝的角色,处在“我是我所是”的先验迷雾中。

百度解说的可取之处是认为,概念是一种思维形式,语言是概念的表达方式,概念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而变化。

但百度的解说并没有说清思维形式和意识方式的关系。至于概念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思维形式?是一种怎样的构造?是怎样在人类大脑中是发生的?语言为何是概念的表达方式?什么是抽象?人类的大脑是凭什么来抽象的?抽象是怎样可以从一群事物中提取它们的共同本质特性的?本质和共同本质特性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构建?什么是感性认识?什么是理性认识?感性认识是何以上升为理性认识的?等等,在百度上是找不到实际的解答的。百度上的解释,集中到一点是实质地认为,概念是事物本质和共同本质特性的提取和反映,所主张的是一种客观为本来的反映论。

我们来稍作分析,何谓本质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

如,一个被称之为“金子”的对象,它的本质是什么呢?是金属呢?还是财富呢?还是原材料呢?

一根金链、一只钻戒、一条中华烟、一箱茅台酒,它们各不相同。用来消费,它们是“消费品”;用来买卖,它们是“商品”;用来送礼,它们是“礼品”;纳入财产,它们是“财富”,等等。在这样的不同关系的集合中,它们的共同的本质特性究竟是什么呢?是消费品,或商品,或礼品,还是财富呢?

这就带来了本质属性,共同的本质特性究竟是什么的疑难。深入勘察,所谓对象的本质属性、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等等,从来不是对象自身本有的,在对象的自身本有中是找不到的和不存在的。所谓对象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是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方式的制作和赋予。

如,当我们用“消费品”这个概念指称统摄金链、钻戒、中华烟、茅台酒等等时,它们的本质属性和共同本质特性就是“消费品”;当我们用“商品”这个概念指称统摄金链、钻戒、中华烟、茅台酒时,它们的本质属性和共同本质特性就是“商品”;当我们用“礼品”这个概念指称统摄金链、钻戒、中华烟、茅台酒时,它们的本质属性和共同本质特性就是“礼品”;当我们用“财富”这个概念指称统摄金链、钻戒、中华烟、茅台酒时,它们的本质属性和共同本质特性就是“财富”;当我们用“物质”这个概念指称统摄金链、钻戒、中华烟、茅台酒时,它们的本质属性和共同本质特性就是“物质”。

可见,对象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实质上是概念统摄建构和赋予。正是概念的统摄建构和赋予,使我们的大脑里生成了对象的本质属性和事物共同本质特性。

由此,说概念是反映对象本质属性的抽象,或者说概念是用抽象的方式在一群事物中提取它们的共同本质属性的说法,是全然荒谬的和根本站不住脚的。这样的说法实际地认为,对象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是对象自身本有的,是客观本来的本质和共同本质特性在我们头脑中的反映,好比在镜子中的物体形象是物体本有的,是和镜子的性状,和我们头脑的制作无关的。而问题的核心恰恰在于,如果没有我们头脑的制作,即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方式制作,对象的本质属性,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都将消逝而去。而对于自然生存的动物来说,它们的头脑是没有概念方式加入的,它们的头脑是永远不会产生对象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征的。

对象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究竟是对象本有的反映,还是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方式制作,这是当代认识论发展和概念基础理论必须要搞清的。

说到事物的本质属性,必然关切到事物的另一方面,即事物的现象属性。如果说概念是反映事物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那么,反映事物现象属性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呢?反映事物现象属性的思维方式同反映事物本质属性的思维方式是不是一样的呢?如果是一样的,那么为何会出现本质和现象之分呢?!如果不是一样的,那么反映对象现象属性的思维方式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思维方式呢?!这不就意味了人类的意识结构中有着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

当然,学者们可以用传统见解回答,在人类的意识结构中有感性和理性两种思维方式,这种回答看起来并不错,但进一步的问题是,什么是感性思维,感性思维是通过怎样的实在途径发生的?!什么是理性思维,理性思维又是通过怎样的实在途径发生的?!感性思维又是通过怎样的实在途径上升为理性思维的?!等等。把问题一层一层地追问下去,传统见解立刻就会陷于一片茫然而无以方向。

本质缘于共性。那么共性又是什么呢?共性又是一种怎样的实在建构呢?

当我们用一个概念指称,统摄一切可以被它所统摄的对象时,对于一切可以被它所指称的对象来说,这个概念指称就会在统摄一切可以被它所指称的对象中,成为被它们的共性所在或共相所在,这就是共性和共相的基本原理。

在超市的货架上,有各种各样的物品,它们的共性或共相就是“商品”,之所以这样在于,这些物品都处在市场买卖的集合中,被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方式赋予了“商品”的概念指称,“商品”这个概念指称的统摄,使它们获得了“商品”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

一切概念指称都具有统摄的特质。

概念何以具有统摄的特质?其道理是,概念是一种以符号为标识的抽象构型,它可以用抽象的方式超越具体的形象,统摄一切可以被它所指称的对象。如,当我们用一个“牛”的语词概念,抽象到具体地统摄一切可以被它指称的对象时,这个“牛”的语词概念指称就获得了抽象统摄的特质。

概念的抽象统摄在我们的头脑中造就了种种事物的共性,使我们的头脑不自不觉或自觉不知觉地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既存在着具体事物,又存在着共性事物。如,当我们用“山”这样一个语词概念,抽象统摄一切可以被称之为“山”的具体对象时,我们的头脑就会不知不觉和自觉不自觉地以为,在所有被称之为“山”的具体对象背后存在着一个被称之为“山”的事物共相。当我们的头脑以“桌子”这样一个语词概念,抽象统摄一切可以被称之为“桌子”的具体对象时,我们的头脑就会不知不觉和自觉不自觉地以为,在所有被称之为“桌子”的具体对象背后存在着一个被称之为“桌子”的事物共相;当我们的头脑以“商品”这样一个语词概念,抽象统摄一切可以被称之为“商品”的具体对象时,我们的头脑就会不知不觉和自觉不自觉地以为,所有被称之为“商品”的具体对象背后存在着一个“商品”的事物共相;当我们头脑以“物质”这个概念抽象,统摄一切可以被称之为“物质”的具体对象时,我们的头脑就会不知不觉和自觉不自觉地以为,在一切被称之为“物质”的具体对象背后存在着一个“物质”的共相。

于是在我们的大脑中发生了两种构型,一种是具体事物的构型,另一种是共相事物的构型。我们的头脑就会不知不觉和自觉不知觉地相信这两种构型都是实际的事物存在,前者是感知的事物存在,后者是理性的事物存在。而共相事物的构型,使得我们的头脑以为,它们是对象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特性。

谈到抽象,我们要问:人类意识结构的运作是凭籍什么来进行抽象的呢?这个问题在哲学上没有发问,也没有解答,似乎压根儿不是一个问题。一些学者则认为,抽象是人类大脑或人类意识结构的先天能力,以此含糊了事。但这恰恰是一个需要深入澄清的问题。

人类的大脑不能凭空抽象的。人类大脑是凭籍着符号为标识的指称而获得抽象的。

抽象的原理是:抽象起源于符号为标识的指称,这样的指称通过指称和对象的联结,把直观感知的经验对象转变为符号标识的事物指称,由此生成一种超越具体的符号指称的抽象。如,当我们用“机器”这样一个语词符号指称所有被指称为机器的对象时,“机器”这个语词符号的指称就超越了一切被指称为机器的对象的具体形象,显现了它的抽象特质。抽象的本身并不是什么,抽象是符号标识的指称,没有符号标识的指称,抽象就失去了它的根基。

搞清了何谓事物的本质属性和事物的共同本质属性,以及抽象的原理,我们就可以廓清迷雾,深入地探究概念究竟是什么,搞清概念的由来。



从符号到概念。

概念起源于符号为标识的指称。人类的大脑通过符号为标识的指称,联结外部对象和内感对象,赋予它们名称和性状的规定,由此生成头脑中的事物概念。

谈论符号必然涉及到符号学。德国人类文化学家卡西尔的《人论》认为,人是符号动物,人的本质就是发明和运用各种符号创造出一个“符号宇宙”,在此过程中,建立起了人之为人的“主体性”。语言、神话、宗教、艺术、科学和历史都是符号活动的组成和生成,卡西尔把他的哲学称之为符号形式的哲学。

在符号问题上,卡西尔有许多深邃的富有价值的广博见解,值得我们用心汲取。但在总体上,卡西尔的符号学还是显得理论上的不透彻和不完全。

首先,在符号的来源上,用卡西尔自己的话来说,“我们不能不认定,人的意识结构中有一种自然的符号系统”。卡西尔在语言符号的阐述中,举例了儿童从第二十三个月开始,就表现出给事物命名的狂热,而这样的狂热在卡西尔那里被认为是一种人类意识结构的先天能力。卡西尔的符号学主张在人类意识结构中有一种先验的符号构造能力,在这点上他和西方许多哲学家,特别是和许多德国哲学家一样怀抱着一种强烈的先验论传统,认为人的世界是由一种先验构造创造的,无论康德的心灵方式,黑格尔的逻辑学等等都是先验的。上世纪初西方世界的分析哲学、现象学、存在主义等等,承续了康德和黑格尔,亦是主张各自先验的主体绝对的。

先验论在西方哲学发展史上具有传统的主导地位。先验论哲学的根本缺陷是,始终没有从更高的视野上勘察和看清,“主体性”是经验历史的铸就,是一种先验和经验统一的架构。人类的心灵方式,人类的意识结构,包括在人类这个生命种群中存在、潜在和发生的各种生物性和文化性的本能激发机制等等,都不是从天降落的和先验就有的,而是在经验生活的历史中,在生物性进化和文化性进化的经验历史的进程中产生和发展出来的。

符号不是人类意识结构中的先验能力。符号的制作和使用,按照上世纪美国学者的见解,起源于远古时期人种动物群体狩猎、采集的食物分享生活,这种群体食物分享生活实际地发生了分配指称的需要,即对食品、份额、分享者,以及相关用具的指称需要。分配指称使得人类的远古祖先启用了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以及肢体的比划和图画,指称所经验到的对象,使人种动物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肢体的比划和图画逐渐成为了具有指称意义的符号。

按照卡西尔的见解,符号的制作和使用具有多样性。从总体上看,人类使用的符号系统主要是三类,一类是声符系统,一类是图符系统,一类是物符系统。之所以这样在于,符号的制作和使用,既要能够为主体所制作,又要能够为主体所感知,两者缺一不可。这种主体制作和主体感知的联结和统一,是符号生成和使用的内在要求,这样的内在要求是和人类身体器官的特点直接相关的。

第一,人类有制作声音的器官,即喉咙里的声带;有可以感知声音的器官,即耳朵。这两个器官使得人类的身体既能制作声音又能感知声音,使得声音成为了符号指称的首选。

第二,人类的肢体能够制作图形和物象,人类的眼球可以感知图形和物象,使得图形和物象成为了符号指称的二选。

人类的身体拥有感知气味和味觉的器官,即鼻子和舌尖。但可惜的是,人类的身体并没有制作气味和味道的器官,这是人类不能用气味和味道为符号指称的缘由。由此可见,符号的制作和使用是必须满足我们的身体既能制作和又能感知的双重要求的。

其次,卡西尔把语言分为两类:一类是最为原初的情感语言,认为这样的语言在动物世界是普遍具有的。如黑猩猩可以用这种方式轻而易举地表达愤怒、恐惧、绝望、悲伤、恳求、愿望、玩笑和喜悦等情感;另一类是理论语言,这类语言是有客观指称意义的,而这样的语言则是动物世界不具有的。

卡西尔关于情感语言和理论语言的划分,我以为是不彻底的。这种不彻底性在于,这样的划分不可避免地混淆了动物世界的生物性叫唤和人类世界的指称性语言的本质区别。语言的本质是指称,动物世界普遍存在着警示的、呼唤的、情感的生物性叫唤,这样的生物性叫唤是不具有赋予对象名称和性状描述的指称功能的,是不能登录语言大门的。

语言具有赋予对象名称和性状描述的特质,这样的特质使得语言走向了概念。人类身体也有生物性叫唤,如病疼时的呻吟,恐惧时的尖叫,激奋时的狂叫、喜悦时的欢声等等。但自从我们的远古祖先在群体食物分享生活的分配指称中学会了声符的制作和使用,喉咙里的声音从生物性的情感叫唤,走向了具有指称意义的声符。开始是一些不多的、少量的元音和辅音的指称发声,在漫长的声符指称使用的历史进程中,随着喉咙音室在这样的文化性进化中逐渐扩大和能够制作更多的元音和辅音,以及元音和辅音的组合,使声符走向了部落口语。更进一步的是随着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特别是部落联盟和国家行政的出现,一种为行政专用的和口语配套的文字系统的出现,使得人类语言进一步从部落口语走向了国家文字语言。

综观历史,人类的语言起源于声符,在数十万年仍至上百万年的缓慢发展中,经历了声符到部落口语进而到国家文字语言的社会历史进程。

把动物世界的生物性叫唤和人类世界的指称性语言严格地区分开来,哲学才能深入地揭示人类语言的起源,通达人类语言的本质所在,以及人类语言发展的社会历史进程。

再次,卡西尔没有进一步从符号的勘察深入到概念的勘察,从更高的视野上看清符号之河的流向,即从符号到概念的流向。

当我们用一个语词符号为标识指称对象时,在我们的头脑中就出现了一种指称和对象的联结,这样的联结赋予了对象一种以符号为标识的名称和性状的指称构造,这样的指称构造生成了我们头脑中的事物概念。如,当我们用“牛”这样一个语词符号为标识指称一个对象时,首先是赋予这个对象专有的名称指称,接着是给出这个对象的性状指称,如,“牛,趾端有蹄,头上长一对角,是反刍类哺乳动物,力量很大,能耕田拉车,肉和奶可食,角、皮、骨可作器物等”。这样一种以符号为标识的,指称和对象联结的,具有专有名称和性状描述的构造,就在我们头脑中生成了一个“牛”的事物概念,驱动了符号到概念的演进。

符号到概念的突出意义是,这个过程在人类头脑中产生了一种新的意识方式,即概念认知的意识方式。之所以称之为概念认知意识方式在于,人类的认知在本质上是一种概念方式的事物建构。人类头脑对意识外的对象认知,开端于事物的名称指称,使得凡物皆有名;接着赋予对象的事物性状指称,名称指称和性状指称,既驱动了符号到概念的演进,又绽出了人类的概念认知。概念认知在人类头脑中的生成,使得我们的远古祖先的意识结构发生了一种根本性的变化,即在身体方式感知的基础上有了一种概念方式认知的加入,造就了一种不同于动物的人类意识结构,即身体方式感知和概念方式认知联结的意识结构。

概念方式认知在人类意识结构中的出现,使得人类的意识结构能够运用概念方式的抽象运作,把头脑中涌现的种种事物概念,联系组合起来,使人类的头脑获得了一种超于自然对象的概念虚构的能动。

概念虚构的出现,一方面,它的抽象运作,在人类的头脑中造就了种种思想的、想象的、进阶的、信仰的、道德的、价值的和自我意识的精神活动和建构;另一方面,则以反馈于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在抽象和经验的统一中,把抽象的概念虚构转化为经验实证的制作,生成人类的概念之物创造的实践活动,如,工具、产品、建筑、艺术、农业、工业、科技,以及法律、制度、国家等等的概念之物的创造,使人类的智能从自然之物的利用跨向概念之物的创造。

卡西尔的符号学是一份重要的哲学遗产,他对符号具有指称意义和文化功能的阐述,符号与信号区别的阐述,以及符号系统的对语言、神话、宗教、艺术、历史和科学的造就的深入阐述,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们亦需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从更高的哲学山峰的宽阔视野上,看清符号之河的流向,推动符号哲学向概念哲学的发展。



意识方式的演化。

对概念的勘察,我们应当比前人有更高的视野和理论学说的创立。

对此,要从地球生命意识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演化中,从生命意识的生物性进化和文化性进化考察中,深入了解不同的生命意识方式,阐明概念本质和根本在于,概念是一种意识方式。

数千年来,传统哲学之所以在概念问题上始终未能突破,一个根本原因在于,传统哲学始终没有进入生命意识方式演化的历史进程,因而不能从生命意识方式演化的历史进程中,认清概念是一种文化进化生成的意识方式,并由此把握概念和人类的意识结构。

人类的大脑集合了两种不同的意识方式,一种是身体方式感知的意识活动,一种是概念方式认知的意识活动。

身体方式的意识活动是生物性进化的造就,概念方式的意识活动是文化性进化的造就。两者的关系是,身体方式的意识活动是概念方式的意识赖以加入的根基。身体方式的意识活动通过感官、神经、大脑和运动肢体组成知觉系统和自然对象的经验联结,为概念方式的意识活动的制作提供各种经验对象。概念方式的意识活动则通过符号为标识的指称,以名称和性状的赋予,把经验对象转化为头脑中的事物概念,并由此生成人类头脑的概念认知。概念方式的意识活动是身体方式意识发展到一定高度后的文化性进化生成,它使人类的意识活动从感知上升到了认知,从感性上升到了理性,从经验活动上升到了实践创造,由此造就人类独有的身体方式和概念方式联结,直观和抽象联结、感知和认知联结,经验和实践联结的人类意识结构和人类意识结构的运动。

概念认知的意识活动,源自于远古时期人种动物群体狩猎、采集的食物分享生活,这种食物分享生活产生了食物分配指称的需要,驱动了远古时代的人类祖先的头脑获得了符号指称的能力。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从旅行家和人文学家的考察中看到,非洲尚存的原始部落中至今仍然保持着食物分享的生存习俗,以及原始部落成员拥有着口语的指称能力。

指称出现的重大意义是,它使远古时代的人类祖先的大脑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有了一种符号为标识的,指称和对象联结的,名称和性状构造的事物概念的认知活动的加入。

这样的历史进程:

第一,产生了事物的概念。

即把直观经验对象转变为抽象的概念事物

第二,造就了概念认知。

即最为基本的事物名称和性状的认知。

第三,生成了概念判断。

例如,“这是老虎”,“这是事故的原因”,“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等等,以命题的方式驱动概念认知发展为概念判断。人类的概念判断有着多种构型,包括因果判断的构型,归纳判断的构型,推理判断的构型,进阶判断的构型,论证判断的构型,实证判断的构型,等等。

第四,生成了概念虚构。

越来越多的概念在人类头脑中的涌现,使得人类大脑由此发生了一种概念能动,即以概念为对象的抽象运作,如,把“风”的概念和“方向”的概念抽象组合起来,生成“风向”的复合概念认知;把“马”的概念和“翅膀”的概念抽象组合起来,生成“飞马”的概念图像;把“鹿”、“牛”、“马”、“羊”、“猪”等等的概念抽象集合起来,生成“动物”的概念进阶,等等。复合概念,图像概念,进阶概念等等的绽出,使人类的头脑获得了一种极为重要的概念虚构能动,通过概念虚构,在头脑中造就自然世界所没有的概念虚构的图像。

第五,生成概念反馈。

即把头脑中的种种概念虚构图像反馈于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在抽象和经验的统一中,生成人类特有的概念制导的实践活动,即概念之物的创造活动。概念虚构的反馈和实证求取,使得人类的远古祖先从自然之物利用的动物生存方式转向了人类的概念之物创造的文化发展方式,走向人类文化世界的创造。

第六、生成了语言。当人类远古祖先喉咙里发出的声音由生物性叫唤嬗变为了指称性声符,这样的声符就不可遏制地从简单的声符走向了声符组合的部落口语,进而在部落联盟和国家的社会历史发展中,从部落口语走向了国家的文字语言。语言的出现,使我们的远古祖先拥有了语言的心灵,以及以语言为载体的思想活动,用语言来想和思,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用语言来彼此交流,用语言来形成共同的精神纽带。

第六、造就了人类意识结构。

即身体方式和概念方式联结的意识结构,使远古时代的人种动物获得了人类的意识结构。人类意识结构的生成,使得我们的意识活动有了自身特质的基本运动。人类意识结构的基本运动是:不断地由身体方式的感知,上升到概念方式的认知,进而展开概念方式的虚构,并将概念方式的虚构图像反馈于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造就概念制导的,抽象和经验统一的实践活动和实践创造。并以此不断循环,获得更高的概念认知,更高的概念虚构和更高的实践创造。

概念认知意识方式的出现,是地球生命意识方式的又一次演化。在概念意识方式出现之前,地球生命意识方式的演化是在生物性进化的框架中行进的。最早出现的是低等生物的刺激反应意识,随着生命体在亿万年漫长的生物性进化中,由细胞和细胞群的功能分化逐渐产生了感官、神经、大脑中枢和运动肢体组成的知觉系统,一种高于低级生物的刺激反应的意识方式也随之生成,这种高于刺激反应的意识方式就是高级动物的知性判断意识。

概念认知意识方式的出现,则是符号指称文化的造就,概念认知意识方式产生的历史意义是,这种意识方式的出现使我们的远古祖先,获得了一种概念方式的认知能力,把自己从动物世界中提升了出来,成为了具有认知、思想、精神建构和实践创造,以及自我意识的文化人类。



认识论之辨。

在哲学史上存在着两种不同的认识论:

一种是客体反映的认识论。客体反映的认识论认为,认知是客体本来在我们头脑中的反映,好比在镜子中的客体形象就是客体的本来形象。当然这个比喻并不完全恰当,在上海大世界游乐场有一组使人变形的哈哈镜,同一个人站在这组哈哈镜面前会显现不同的形象。客体反映的认识论强调格物致知,从格物致知中获得符合客观本来的认知。

一种是主体制作的认识论。认为认识是主体的制作。没有主体的制作,一切感知和认知都会消失。以康德为代表的近代哲学认为,认认识是心灵方式的制作。在心灵方式的制作中,心灵提供认识的版本,经验提供认识的对象。主体制作的认识论聚焦于主体的制作方式,探求人类是以怎样的主体方式制作认识和实在图像的。康德的学说认为,心灵方式以其两种先验架构,即知性的时空架构和理性的判断架构制作经验对象,赋予经验对象普遍必然的时空的事物样式和判断的事物样式,由此造就认识,这是认识的本质所在和界限所在。也就是说,认识的普遍必然的绝对基础是,第一,一切认识都是心灵方式对经验对象的制作;第二,我们对事物的认知,归根到底是由知性的时空架构和理性的判断架构制作的。康德的见解开创了近代认识论的先河,为认识论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领域。上世纪以来的西方分析哲学、现象学、存在主义等等的主体论哲学,亦是主张以主体制作为根本而绽出认知和实在的,这样的主体制作,在分析哲学那里是“语言”方式的,在现象学那里是“纯意识”方式的,在存在主义那里是“此在”方式的。

在概念理论的探究中,我的见解是:

1、认识是概念方式的制作,要搞清认识就必须把认识放置于概念方式中勘察。以符号为标识的指称,即造就了事物的名称认知,又造就了事物的性状认知,并为认知运动的更高建构提供了基础。

2、认识的制作既包含了概念方式的主体架构,又包含了对象的自在状况,是主客共制的成品。



概念的类型。

进入概念,我们就来到了丰富多彩、日益繁浩的概念世界。

概念有不同的类型,对概念分类,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和把握不同的概念类型,以及它们的意义。

概念的分类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概念的类型大体可以分为四个大类:

1、直观概念和非直观概念;

2、个别概念、特殊概念、一般概念和根本概念;

3、实体概念、摹状概念和关系概念;

4、语词概念、语句概念和语篇概念。

一、直观概念和非直观概念。

直观概念。

直观概念是面对经验直观对象生成的概念抽象。如:“牛”这个概念源自于一种被称之为“牛”的经验直观对象的抽象;“树”这个概念源自于一种被称之为“树”的经验直观对象的抽象;“火”这个概念是源自于一种被称之为“火”的经验直观对象的抽象。直观概念的重要特征是,它是面对经验直观对象的抽象。

非直观概念。

非直观概念和直观概念的界别是,直观概念是面对经验直观对象的抽象,非直观概念是面对非经验直观对象的抽象。

什么是非直观对象呢?

经验直观对象指的是为我们的身体方式的感知系统所经验直观的对象,而非直观对象指的是不能为我们身体方式的感知系统所经验直观的对象。如,被指称为“牛”的对象,是一个可为我们的身体方式的感知系统所经验直观的对象;而被指称为“上帝”的对象,则是一个不能为我们的身体方式的感知系统所经验直观的对象。

非直观概念在概念世界中,实际上就是种种抽象之抽象的概念。如“理念”、“共相”、“自由”、“必然”、“上帝”等等都是抽象之抽象的概念,是以概念为对象的抽象之抽象,这样的概念是没有可经验直观的形态的,这样的概念就是非直观概念。

二、个别概念、特殊概念、一般概念和根本概念。

概念的集合进阶生成不同的概念阶乘。从概念阶乘上勘察,概念可划分为四个阶乘,即个别阶乘的概念、特殊阶乘的概念、一般阶乘阶乘的概念和根本阶乘的概念。

当我们考察概念时,概念是有不同阶乘的。

个别概念。

个别概念的特点是:

第一,它是面对经验直观对象的概念抽象;

第二,它具有一切可以被它所抽象统摄的直观对象的特质,并由此成为被它所统摄的一切直观对象的共性所在和共相所在。

特殊概念。

特殊概念的特点是:

第一,它是个别概念集合进阶的构建;

第二,它在概念阶乘上高于个别概念;

第三,它是可以被它所统摄的对象的共性所在和共相所在。

一般概念。

一般概念的特点是:

第一,它是特殊概念集合进阶的构建;

第二,它在概念阶乘上高于特殊概念。

第四,它是可以被它所统摄的对象的共性所在和共相所在。

根本概念。

根本概念是一般概念的倒置,并由这样的倒置达到统摄一切对象的嬗变。

根本概念的特点是:

第一,它是一般概念的嬗变;

第二,它是概念的至高阶乘,

第三,它在概念的至高阶乘上统摄一切;

第四,它是一切被它所统摄对象的共性所在和共相所在;

第五,它具有多元性。不同关系和视野的概念集合进阶,造就多种多样的根本概念。如,自由、必然、理念、精神、物质、存在、上帝等等的不同根本概念。

第六,人类思维以根本概念为至高和绝对,生成和发展出一种统摄一切的、追求绝对的哲学思维。根本概念的多元性,决定了人类思维会从不同的根本概念统摄一切中,进行各自的哲学追求和思考。

对个别概念、特殊概念、一般概念和根本概念的讨论和分析,引出的若干重要之处是:

首先,一切概念都处在不同的概念阶乘上。有的处在个别概念阶乘上,有的处在特殊概念阶乘上,有的处在一般概念阶乘上,有的处在根本概念阶乘上。

其次,在概念方式的阶乘中,根本概念高于一般概念、一般概念高于特殊概念、特殊概念高于个别概念。

再次,不同的概念阶乘在各自的阶乘上统摄一切,生成了不同阶层的共性和共相。当我们谈论事物的共性和共相时,它们是有不同的阶乘的。

更次,概念的集合进阶绽出不同阶乘的集合指称,如“牛”是个别阶乘的集合指称,“动物”是特殊阶乘的集合指称、“物质”是一般的或根本阶乘的集合指称,“存在”是根本阶乘的集合指称。

三、实体概念、摹状概念和关系概念。

一切概念都是指称和对象联结的抽象。这里涉及到对象的存在方式,勘察对象的存在方式大体有三种:即,实体对象的存在方式、摹状对象的存在方式和关系对象的存在方式。

1、实体对象。实体对象比较好理解,例如,太阳、星星、月亮、银河;牛、羊、马、石块、河流、山、树;汽车、飞机、轮船、机器、电脑等等都是实体对象。

2、摹状对象。哲学家罗素提出了“摹状词”的见解,即“金山”不是专名词而是摹状词,它可以转写为“一个具有‘金’和 ‘山’两种属性的X ”。在这里,“金”和 “山”组成一个摹状词,“金”对于“山”具有摹状的意义和功用。在概念世界中,摹状亦是一种对象,它在事物关系中具有摹状的意义和功用。如在“阳光灿烂”中,“灿烂”是一种摹状,相对于“阳光”这个实体对象来说,它是一个摹状对象,具有摹状的意义和功用。摹状对象和实体对象一样,都是实在的。如,在“漂亮姑娘”中,“姑娘”是实在的,“漂亮”亦是实在的。在“我很喜欢”中,“我”是实在的,“很喜欢”亦是实在的。其区别只是在于,在概念方式中,前者是一种实体对象的实在,后者是一种摹状对象的实在。

3、关系对象。罗素在他的《哲学研究》中,提出了关系是不依赖我们的思考而存在的,它属于思想能够理解而不能创造的那个独立世界。也就是说,对于种种关系来说,它们既非物质,也非精神,然而,它们却是某种实在。在概念世界中有各种各样的关系对象。如在物理学中有“力”、“惯性”等等的概念,在马赫那里,“力”和“惯性”是关系对象的概念抽象,需要用关系对象的方式来理解它们。

这样,从实在方式上划分,就有了实体概念、摹状概念和关系概念,以及它们的概念意义和功用。

四、语词概念、语句概念和语篇概念。

语词、语句、语篇是概念运动的语言方式造就。概念运动以语词为载体生成语词概念,以语句为载体生成语句概念,以语篇为载体生成语篇概念。

语词概念。

语词是概念运动的语言方式开端。有学者认为,不是所有的语词都是有概念意义的,实词有概念意义,虚词没有概念意义。那么,虚词有没有概念意义呢?我以为,虚词是可以划归于摹状词或关系词的。在实体对象、摹状对象、关系对象的分析中,实体词、摹状词和关系词都是具有指称和对象联结的实在意义的,都是对象的指称,是具有它们各自的概念意义的。认为虚词没有概念意义的见解是不切实际的,是缺乏对概念世界的深入理解和思考的。

语词概念的特点是:

第一,语词概念以语词为载体和表达方式;

第二,语词概念是概念运动的语言方式开端;

第三,一切语词都具有概念的意义和功用。

语句概念。

语句是语词的组合。若干语词概念在概念运动中组合为语句概念,这样的组合显现了概念从语词方式到语句方式的运动。例如,“金山”这个语句概念是由“金”和“山”这两个语词概念组合的,“世界是平的”这个语句概念是由“世界”、“是”、“平”、“的”的语词概念所组合的;“我们热爱自由和生命”,这个语句概念是由“我们”、“热爱”、“自由”、“和”、“生命”的语词概念所组合的。

语词概念到语句概念的组合生成句法。英国剑桥分析哲学认为语词的概念意义是由句法赋予的,句法生成概念,这样的见解是不正确的。任何一个语词都是有它们的概念意义的,这种概念意义生成于符号为标识的指称,指称和对象的联结,以及指称和定义的抽象构造,语词的概念意义是和句法无关的。是语词到语句运动生成了句法,而不是句法生成语词概念和语句概念。句法可以规范语词的组合使用,但这样的规范没有绝对标准,是有不同的使用习惯和历史沿革的。

语句的出现:

第一,造就了概念的组合和联系能力;

第二,造就了概念方式的定义。定义是对象的性状描述,是通过语句方式来实现的。如对“石器”的定义就是通过对象的性状描述来实现的,而对象的性状描述是通过一组语词指称,即语句指称来实现的。对象的定义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直指定义,即用一个对象的直观本身来进行定义。如指着一只老虎的直观本身说,这是“老虎”;另一种是词组定义,即通过一组语词指称的描述集合,从实指定义跨向词组定义。词组定义在一般的意义上高于实指定义。实指定义是直观形象的,词组定义是性状描述的,具有比实指定义更丰富的内容。如,“石头” 的词组定义是:“大岩体遇外力而脱落下来的小型岩体,多依附于大岩体表面,一般成块状或椭圆形,外表有的粗糙,有的光滑,质地坚固、脆硬。可用来制造石器、采集石矿”。词组定义是建立在语句方式上的,是通过语句方式来生成的一组语词指称的性状描述的。

第三,造就了概念方式的判断。无论因果方式的概念判断,归纳方式的概念判断,推理方式的概念判断,进阶方式的概念判断,论证方式的概念判断,实证方式的概念判断,都是以命题为归结的。如,“电磁可以互为转化”,“量子具有波粒二相性”,“质点周围的空间是弯曲的”,“战争具有自身的规律”等等都是判断的命题归结,而判断的命题归结都是以语句为载体的。

无论定义的性状描述,判断的命题归结,都以语句为载体,并由此显现语句的概念意义,驱动了语词概念走向语句概念。

语句概念的特点是:

第一,语句概念以一组语词指称为载体;

第二,语句概念提供了定义和判断的概念构造;

第三,语词概念到语句概念的运动生成了句法的规范。

语篇概念。

语篇概念是语句概念的集合,是以文本方式生成的。

语篇概念的意义和功用是:

第一,它以文本方式确定语词和语句在文本中的概念意义和功用,以及语篇的总体概念意义。

第二,它是人类观念、思想、知识、理论、想象、信仰和自我意识表达的文本平台。

语篇概念的特点:

第一,语篇概念是语词和语句文字平台;

第二,语篇概念以文本方式展现语词和语句在文本语境中的概念意义,以及语篇的总体概念意义和功用。

第三,语篇概念是观念、思想、知识、理论、想象、信仰和自我意识的文本平台和表达方式。

第四,语篇概念生成各种不同的文本格式和文本规范,如,报告、总结、新闻、论文、散文、小说、诗歌、史志等等的文本格式和文本规范。

以上的概念分类,即:直观概念和非直观概念;个别概念、特殊概念、一般概念和根本概念;实体概念、摹状概念和关系概念;语词概念、语句概念和语篇概念的分类,表明了概念具有不同的类型,对概念类型进行深入的思考和分类,是进入概念世界的一项基础工作。



概念逻辑。

概念一经生成和涌现,即在人类意识结构运动中,生成和展现它的抽象运作的逻辑架构,这种抽象运作的逻辑架构,我把它们统称为概念逻辑。勘察概念逻辑,是透析人类智能的必由途径。

概念逻辑是概念运动的普遍必然方式。对概念逻辑的勘察,是探究我们头脑中的概念是以怎样的普遍必然方式运动,把身体方式知觉所提供的直观对象,制作为抽象的事物概念,进而以抽象的事物概念展开认知、智能和自我意识的建构的。

我把概念逻辑归结为七个基本架构:即:概念的生成架构;概念的统摄架构、概念的进阶架构;概念的判断架构;概念的虚构架构;概念的反馈架构;概念的自我意识架构。

一、概念生成的逻辑架构。

概念生成的逻辑架构是指概念产生的普遍必然方式。概念生成有它的普遍必然方式,其基本要素是:1、符号为标识的指称;2、指称和对象的联结;3、指称和定义的构建(即名称和性状的指称)。

在这样的过程中,身体方式知觉所提供的经验对象,被转化为了人类的头脑的事物概念,并由此产生人类头脑的概念认知。

二、概念统摄的逻辑架构。

概念由符号为标识的指称生成,这样的指称造就概念方式的抽象。所谓抽象,它以符号指称的方式统摄一切可以被它所指称的对象,从而使自己超越具体,显现自己的概念统摄。任何一个概念,都是指称和对象的联结,具有抽象统摄一切可以被它所统摄的对象的功能,并以抽象统摄的方式造就概念方式的事物共性。任何一个概念都内涵着个性和共性的统一。

三、概念进阶的逻辑架构。

概念进阶的逻辑架构由两种方式。一是集合进阶的逻辑方式,即通过个别到特殊,特殊到一般,一般到根本的途径,造就个别概念到特殊概念,特殊概念到一般概念,一般概念到根本概念的进阶。概念的集合进阶,生成不同概念阶乘的事物共性和共相。二是对立统一进阶的逻辑方式,通过正题和反题的对立统一而达到合题。对于合题来说,它既不是正题,也不是反题,而是高于正题和反题的对立统一进阶。概念进阶的逻辑架构,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辩证法。所谓辩证法,在我看来它的核心方式就是概念的进阶逻辑,有着共性集合进阶和对立统一进阶两种方式。

四是概念判断的逻辑架构。

判断在生命意识活动中是介于意识和行为之间的认定。有两种不同的判断,一种是身体方式的直观认定判断,如,狮子见到猎物猫鼬见到老鹰直观认定地发出警叫和躲避;另一种是概念方式的抽象认定判断。概念方式的抽象认定判断,是建立在归纳和推理的基础上的。归纳是一种经验恒常的概念抽象,按照休谟的意见,建立在经验恒常基础上的归纳判断,是不能推广到经验之外的。如,“哺乳动物都是胎生的”归纳判断,曾一度被人们认为是普遍必然的,可以推广到经验之外的。然而鸭嘴兽的发现,使得“哺乳动物都是胎生的”归纳判断遇到了麻烦,鸭嘴兽是哺乳动物,可恰恰不是胎生的而是卵生的,在新的经验事实的例外面前,“哺乳动物都是胎生的”归纳判断立刻显现了它是受制于经验而不能推广到经验之外。推理判断则是归纳后的抽象演绎。推理判断具有抽象演绎的必然性。如,“人总是要死的,张三是人,张三必然会死的”。然而,推理判断是建立在归纳判断的基础上的,是归纳判断后的抽象演绎,这样的根基性决定了,一切推理判断都是抽象演绎的必然,而不是实在本有的必然,需要在抽象和经验统一的实践中进行验证。

在概念逻辑中,有形式逻辑、辩证逻辑、数理逻辑、集合逻辑等,这些逻辑方式的抽象演绎,都是具有认定判断的意义的,是概念方式运作生成的认定判断。

五是概念虚构的逻辑架构。

人类头脑通过概念抽象组合,生成各种想象和追求的概念虚构。如,把“翅膀”的概念和“马”的概念抽象地组合起来,生成“飞马”的概念想象和概念虚构,又如,我们头脑中的各种创意构思,设计图纸,组织方案等,都饱含着概念虚构,生成概念虚构的图像。在动物世界,一切动物,无论是海豚、猩猩、大象等等的高智商动物,它们的大脑都是没有概念虚构的构思和图像的。而人类的大脑通过概念的抽象组合,获得了概念虚构的能力,造就了人类体特有的概念智能和自由意志。人类的智能高于动物的智能在于,人类的头脑具有概念虚构的自由想象能力,为反馈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提供了精神的驱动。正是这样,黑格尔逻辑学深深地以为,概念具有抽象到具体的创造能力。

六是概念反馈的逻辑架构

种种概念虚构,在人类意识结构的运作中,能动地反馈于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就会由此生成概念制导的人类实践创造。概念反馈的逻辑架构,使得人类智能的意识活动从认知到实践,从动物世界的自然之物利用跨向人类世界的概念之物创造,进而使得人类从自然世界的生存方式走向了文化世界的生存发展。

七是自我意识的逻辑架构。

当人类的意识结构在概念方式的加入下,进行以自身为对象的指称和定义的抽象构造时,就会生成一种概念方式的自我意识。所谓自我意识,在本质上是一种概念方式的自我意识,是概念方式的造就。人类的头脑进而以概念组合,概念进阶,概念虚构等等的方式扩展自我意识,展开我的人生、我的家庭、我的财产、我的事业、我的追求、我的目标、我的信仰等等的以自我意识为统觉的概念运作。

概念逻辑关系到概念是以怎样的普遍必然方式在人类的头脑中产生和运作,造就人类的认知、思想和智能,人类的实践和自我意识的。深入搞清概念运作的逻辑架构,是把握人类认知、判断、思想、智能、实践和自我意识的的核心所在。

我的见解是,人类智能的核心是概念逻辑。当代以计算机程序控制为支撑的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要获得突破,从人工智能走向人类智能,就需要在电子感知设备取代肉体感知器官的过程中,引入概念逻辑的引擎。没有概念逻辑的引擎,人工智能是无以走向人类智能的。所谓人类智能,就是认知的、思想的、实践的和自我意识的智能,这样的智能是由概念逻辑驱动的。



语言方式。

用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指称对象是人类语言的开端。综观古今中外,人类的语言大体经历了声符,部落口语和国家文字语言三个发展阶段。

语言是概念的起源,亦是概念的载体和表达。概念运动以语言方式造就语词概念、语句概念和语篇概念,绽出了人类特有的概念方式的认知、思想、理论、哲学、信仰和自我意识的思维运动和精神建构,以及群体沟通、认同的族群、民族和国家的精神纽带。对概念运动的勘察需要深入到概念运动的语言方式。

一、语词

人类的概念意识活动,首先通过语词为标识的指称,使得凡物皆有名称,生成概念方式的名称认知。如用 “黄河”这个语词,指称被称之为黄河的对象,赋予它“黄河”的名称和认知;以“泰山”这个语词,指称被称之为泰山的对象,赋予它“泰山”的名称和认知;用“桃树”这个语词,指称被称之为桃树的对象,赋予它“桃树”的名称和认知;以“秦始皇”这个语词,指称被称之为秦始皇的人,赋予他“秦始皇”的名称和认知,等等。

语词是概念运动的语言方式开端。在概念世界中,语词既指称实体对象,亦指称摹状对象和关系对象;既指称直观的经验对象,又指称抽象的概念对象。如,“山”、“水”、“阳光”等等的语词,指称的直观的对象;“美丽”、“精彩”、“巨大”、“夫妻”、“力”等等的语词指称摹状的和关系的对象;“自由”、“幸福”、“必然、“至善”、“上帝”等等的语词,指称的是抽象的概念对象,是抽象之抽象的指称。

语词指称在概念运动中,处在不同的概念阶乘上。有处在个别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处在特殊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处在一般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处在根本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如“老虎”是一个处在个别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动物”是一个处在特殊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物质”是一个处在一般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存在”是一个处在根本概念阶乘上的语词指称等等。

语词在概念方式中,内含着一种概念方式的共性。当我们的心灵,用一个语词指称一切可以被它所指称的对象时,它就成为了被它所指称的一切对象的共性所在。如,当我们用“桌子”这个语词指称一切被称之为桌子的对象时,“桌子”这个语词就赋予了一切被称之为桌子的对象一种共性所在所在,这样的共性所在,被古希腊的柏拉图称之为是一种“式”的共相。

谈到语词,不少学者,如金岳霖主编的《形式逻辑》认为,不是所有的语词都是具有概念意义的,他认为实词是表达概念的,而虚词一般不表达。金岳霖不了解在概念世界中,无论实词和虚词都是具有指称的概念意义的。例如,“动物”是一个实词,它指称一切被称之为“动物”的对象;“的”、“在”是虚词,它们指称被称之为“的”、“在”的关系对象。如,“的”用在定语后,表示定语和中心词之间的领属关系。“中国的水稻”、“生活水平的提高”,等等,都显现了“的”这个语词是一个关系对象的指称,显示了它的关系对象指称的概念意义。

在概念运动的语言方式中,虚词和实词一样重要,没有虚词,人类的意识活动就无以进行概念的组合联结,获得比语词概念更为高级的语句概念。如“我的书包”这个语句概念中,正是有了“的”这样一个被称之为助词的虚词概念,才能把“我”和“书包”这两个实词概念联系了起来,造就比语词概念更为高级的语句概念,使概念的抽象运作从语词概念走向语句概念。

在语法中,实词包含了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等,虚词包含了介词、连词、助词、象声词、叹词等。这样的界分并不是绝对的。哲学家罗素对语词进行了专名词和摹状词的界分,按照罗素的界分,实词所包含的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以及虚词中的介词、连词、助词、象声词、叹词等等,都是可以归入摹状词的,是以各种各样的摹状对象为指称的。如,喜欢、高兴、怎样、因为、所以、哗哗、唉、哼,等等都是摹状词,是有它们各自的摹状对象的指称意义的。

一般说来,我们可以把语词界分为三类:即实体词;摹状词;关系词概念。于是就有了实体对象、摹状对象和关系对象。金岳霖认为虚词没有概念意义,更深的原因在于他不了解概念的本质在于,概念起源于以符号为标识的指称。所谓对象,在概念世界中,既可以是实体对象,也可以是摹状对象和关系对象;既可以是直观的经验对象,也可以是抽象的概念对象;既可以是实词对象,也可以是虚词对象。好比在数学世界中,虚数和实数一样,都是有它们指称和对象联结的概念意义的。

语句。

概念运动语言方式的进一步是从语词走向语句,语句是语词的组合。

一般而言,“牛”、“山”、“水”等等是语词指称,“这是一群纯种的奶牛”、“这是一座雄伟的高山”、“这里的水势浩大”等则是语句指称。

从语词指称走向语句指称,对于人类的意识活动来说是迈出了概念抽象运作的非常重要一步。

语句提供了事物的性状描述的指称和命题判断的指称,它使概念的认知从名称的认知走向了性状的认知和判断的认知。

性状描述的指称:如,“机器是由各种金属和非金属部件组装成的装置,消耗能源,可以运转、做功。它是用来代替人的劳动、进行能量变换、信息处理、以及产生有用功。”

命题判断的指称: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违章容易造成事故”,“鸭嘴兽是哺乳动物”等等都是命题判断的指称。

语词到语句产生句法。在中文语法中有“联合关系”、“偏正关系”、“动宾关系 ”、“补充关系”、“主谓关系”等等的句法结构和句式类型。在概念和句法的关系上,分析哲学认为句法造就了概念。然而分析哲学没有搞清,概念是一种以符号为标识的,指称和对象联结,具有指称、定义和统摄的抽象构造,并不是句法的造就。

一个对象的概念意义不仅取决于它的指称,更取决于它的定义,即性状的定义。在词组定义中,一个对象的概念意义是由性状描述的词组定义决定的。同一对象,因其不同的性状描述的词组定义产生不同的概念意义,如:“国家”这个对象因其性状描述的不同词组定义使它的概念意义显现了多样性,如:“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国家是一个暴力机关”,“国家是一个地区独立的政治和经济组织”,“国家是一种公共管理机构”等等,这些不同的词组定义,使“国家”有了不同的概念意义。又如对于“人性”这个对象,有:“人性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性具有它的自然方式”,“人性具有阶级性”等等,使“人性”发生了不同词组定义的概念意义。此外,一旦新的语词指称涌现和加入一个词组定义,就会使得一个对象的概念意义在新的语词指称的加入和补充中,发生概念内涵和概念意义的历史进动。此外,用一个绝对唯一的定义来规定对象的概念意义是偏执的和错误的。例如,把“国家”和“人性”,绝对唯一地定义为阶级统治的工具和阶级性,是不切实际的和全然错误的。分析哲学认为,可以通过一种标准句法的设立,使得任何一个对象都能获得它的唯一绝对的概念意义,是完全不切实际的,是违背不同的词组定义所产生的不同概念意义的。

三、语篇。

概念运动的语言方式的更进一步发展是从语句走向语篇。语篇是一种文本方式的构造:

语篇是语词和语句的语境平台,以文本的方式绽出语词和语句在语境中的概念意义,并由此生成语篇的概念意义。例如,我们常会说,我所写的一篇文章,这首诗歌,所要表达的概念意义是什么。

语篇以文本为平台,生成语篇的多样文本结构和体裁,如论文、记叙文、说明文、散文、诗歌、辞赋、小说,画册,以及法律、合同、契约等等的文本结构和文本体裁。

语篇的文本平台,把各种直观的图示,即图符指称嵌入语篇,使得语篇获得了文字和图像的结合。

语篇的阐述过程,亦是思想的过程。



实践的本质。

什么是实践?

把实践放入人类意识结构运动中考察,实践的本质就是把头脑中的概念虚构反馈于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由此产生抽象和经验的统一,驱使人类的意识行为从自然之物的利用走向概念之物的创造。实践使得生命意识的行为模式,从低等生物世界的“刺激反应”行为模式、高等动物世界的“知性判断”行为模式,走向了人类世界的“概念创造”行为模式。

“刺激反应”的行为模式是建立在低等生物感觉细胞的基础上的,如,草履虫在水中摄取营养的“刺激反应”行为,猪笼草捕获昆虫的“刺激反应”行为,蜘蛛在蛛网上捕获猎物的“刺激反应”行为,等等。

“知性判断”的行为模式是建立在高等动物多元感官、神经回路、大脑中枢和运动肢体组成的知觉系统基础上。如,通过视觉、听觉、嗅觉、味觉、体觉、性觉等等的多元感官组合和神经联系,以及即时知觉和记忆知觉的合成等等,在大脑中枢生成的食物、敌害、形象、距离等等的知性判断的主体行为。

“概念创造”的行为模式是建立在人类世界概念方式加入和制导的基础上。它使得人类的主体行为获得了概念方式的制导,绽出了把概念虚构反馈于经验实证制作和求取的实践行为。

人类的“概念创造”行为模式和动物世界的行为模式的根本区别在于,动物世界的“知性判断”的行为模式,是没有认知和创造的功能的,始终停留在生存需要的自然之物利用的框架中。在动物世界我们看到许多动物,在长期生存适应的经验历史积累中,以各自的本能利用大自然提供的自然之物,进行生存和繁殖。如,不少动物能够利用泥土、石块、树枝、树叶等建造巢穴。特别是聪明的猩猩会利用石块砸碎坚果取食,利用树枝取食深藏洞里的蚂蚁,涉水时利用树枝探测水深等。这样的自然之物利用能力,我们还可以在植物世界中看到,如不少攀援植物会利用大树和其他可以攀附的自然之物,攀爬到高处,获得更多的阳光;不少寄生动物会利用宿主为营养来源,繁殖和培育后代。自然之物的利用,是生命体以其生物性进化所获得的本能方式的能力和成果。

“概念创造”的行为模式则通过概念虚构和反馈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使人类在智能在抽象和经验统一的过程中,获得了从自然之物利用到概念之物创造的能力。

以工具为例分析:

在人类和动物分野上,传统见解往往以能否制作工具和使用工具为标志,这样的界分对不对呢?我以为是对的。但问题在于工具的本质是什么呢?动物为何不能制作工具,人类又是何以获得制作工具和使用工具的能力的呢?

较为普遍的认为是,工具是劳动的创造。可是令人困惑的是,不少动物亦生存于采集和猎取食物的劳动,如,生活在坦桑尼亚冈贝河国家公园的黑猩猩会摘掉嫩枝上的叶子,而后将嫩枝插进白蚁巢穴把白蚁粘出来;在动物世界中,动物学家拍摄了猩猩利用合适的石块砸碎坚硬果壳,取食里面的果肉。既然猩猩能够利用树枝、石块,并有着和人相像的躯体形状,为何它们的采集和猎取食物的劳动未能在世世代代经验积累的历史进化中,由简单到复杂、低级到高级地发展出工具制作和工具创造的文明呢?

个中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以为,这里关键是要区分自然之物的利用和概念之物的创造,两者是迥然不同的。自然之物利用是身体方式知觉系统和行为模式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概念之物创造则是概念方式加入生成的虚构和制导的能动。人类的工具制作和工具创造,首先是通过概念的抽象组合,在头脑中生成超越自然之物的概念虚构,其次是把头脑中的超越自然之物的概念虚构反馈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从而使人类的意识活动从自然之物利用的行为模式跨向了概念之物创造的行为模式。

人类早期的工具文明,如石器、陶罐、长矛、弓箭等等,它们不是简单的石块、树枝、泥土等自然之物的利用,而是概念之物的创造。这种概念之物创造的过程在于,人类在进行石器、陶罐、长矛、弓箭的制作时,头脑通过各种经验察觉对象的概念抽象,进行了抽象组合,生成了相关的概念虚构,并将头脑中生成的概念虚构反馈于经验实证的求取,操控人类的运动肢体择取自然之物进行概念之物的制作,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的制作改进中,不断调整头脑中的概念虚构,进行抽象和经验统一求取的再反馈,再制作,实现概念之物的创造。人类工具文明的特质是,它们是概念之物的创造,人类劳动的本质是,概念制导的实践创造。

人类源于动物世界,是从动物世界中进化出来的。当人类还处在人种动物时代时,同猩猩以及那些极为聪明的动物一样,达到了动物智能所能达到的自然之物利用的高度。这样的自然之物利用的智能,要经过概念方式的加入,概念虚构能力的获得,反馈经验实证求取的制导,才能走向概念之物创造的实践智能。

在自然世界中,无论蜂窝或鸟窝制作多么精细可叹,它们始终是自然方式的劳动本能而不是概念方式制导的实践创造,是自然之物的利用而不是概念之物的创造。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生命体的劳动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动物的本能劳动,另一种是人类的实践劳动。蜂窝和鸟窝的制作,对于蜂和鸟来说,是世世代代经验历史积累铸就的本能劳动;工具的制作,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种概念制导的实践劳动。

由此,我们不能笼统地说劳动创造了工具,以及劳动创造了人,而应当深入地分清身体方式的本能劳动和概念方式的实践劳动的本质区别,搞清不是自然方式的本能劳动创造了工具和人,而是概念方式的实践劳动创造了工具和人。


类人智能的制作。

造就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是当代电子技术和程序编码的向往和追求。这样的向往和追求,不仅关乎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更关乎人类未来的命运和走向。

能不能造就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呢?对此,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见解:

一种见解认为,人类可以通过电子和逻辑的结合,模仿人类大脑的神经活动,造就人类智能的机器人。上世纪四十年代,薛定谔在《生命是生命?》中认为,思想的材料,即知觉和经验是具有某种程度的物理学秩序的,是服从统计物理学规律的。英国理论物理学家霍金认为,“某些人说电脑永远不能显示真正的智慧,不管这智慧是指何而言。但我似乎觉得,如果非常复杂的化学分子能在人体运行使他们具有智慧,那么同等复杂的电子线路也能使电脑以一种智慧的方式行为”。霍金还提出了电子生命和电子智能的概念。智能机器人的制作使不少学者担心,人类将在不远的将来制造出比人类智能更为强大的具有电子生命和电子意识的智能机器人,进而被这样的智能机器人所取代和接替,并深深忧虑:“我们是在制造上帝,还是在制造我们潜在的终结者?”

另一种见解认为,算法和思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人类智能是巨量神经元的极为复杂的化学活动,这种复杂的化学活动不是算法,不是数学,不是数据流。人类智能是大自然的造化,是上帝的赋予,人类永远也无法依据自己的能力造就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

人类能否制作具有人类智能和超越人类智能的机器人呢?

要回答这样的问题,首先需要了解何谓人类智能,人类智能是一种怎样的构造,人类智能是怎样生成和发展出来的,只有搞清了这些,思想才能获得穿透,作出前瞻性的哲学预见。

在概念基础理论的深入思考中我获得的见解是:

首先,人类的智能是概念方式的,起源于概念在人类意识结构中的生成、加入和能动。人类的智能不是天赋的和先验的,也不是在创生时刻由上帝置入的,人类的智能是有它的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的,是有它的构造方式和驱动原理的。

其次,人类的智能是身体方式感知和概念方式认知的联结。这样的联结,是符号指称文化的造就。

智能不是神秘的。在地球生命意识方式的演化种,生物性进化,造就了动物世界的身体方式智能,文化性进化,发展出了人类世界的概念方式智能。

一、身体方式智能。

身体方式的智能,以直观感知为机理,有两种基本方式。

一是刺激反应。这是智能的最为原始的雏形。如种子对温度的刺激反应,根系对养料和水分的刺激反应,向日葵对阳光的刺激反应,含羞草对碰动的刺激反应,细菌和病毒对受体的刺激反应,蜘蛛对蛛网振动的刺激反应,等等,显现了生命体的最为初始的智能。

二是知性判断。许许多多动物通过身体方式的知觉系统觉察外部对象的不同状况,并与头脑中的记忆调配合成,生成知性判断的智能,如采集和狩猎的智能,躲避敌害和寻求安全的智能,利用环境条件的智能,集结同伴和求偶繁衍的智能,利用自然之物的智能等等。人类同动物一样拥有身体方式的知觉系统,因而和动物一样具有身体方式的知性判断智能。

当代人工智能的制作水平,主要是模仿身体方式的感知识别,在机器上安装各种感知识别设备,使机器具有各种程序控制的刺激反应的智能。电子智能的发展,目前在工业生产、深海作业和宇航探测中已经达到了各种专项的、精确的感知识别和刺激反应的智能水平,但还远远没有达到知性判断的感知识别的智能水平。而要达到知性判断的感知识别的智能,对于电子智能来说,最为困难的就是用怎样的程序方式,才能使机器拥有自主的行为意识。

霍金《果壳中的宇宙》中认为,“电脑在现时具有速度的优势,但它们毫无加拿大28开奖结果查询智慧的迹象。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现有的电脑比一根蚯蚓的大脑还简单。蚯蚓是一种智力微不足道的物种。”

身体方式的知觉系统在自然世界经历了数亿或数十亿年的极其漫长的无限细微复杂的生理构造,对这样的无限细微复杂的生理构造显然是我们无以全部搞清的。面对这样的境况,我的见解是,要寻求一种新的途径,即绕开肉体生命的无限细微复杂的生理构造,直接地把符号指称制作和接受的设备、感知识别的设备、记忆存储和调配的设备,运动肢体的设备同具有概念智能的逻辑程序联结起来,直接地通过概念智能逻辑程序的总体操控,制作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

二、概念逻辑智能。

概念逻辑智能的特质是,它以概念方式的加入和制导为机理,

具有指称、认知、判断、虚构、反馈和自我意识的功能。

制作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造就电子方式的生命、意识和智能的难度是:

第一,必须深入地、透彻地创立概念的基础理论,搞清人类的意识结构,搞清概念逻辑是以怎样的方式,在符号为标识的指称中,造就概念、认知、判断、进阶、推理、虚构、反馈和自我意识等概念方式的能动的。然而,至今一直未见任何关于这方面的理论研究展开和专著的出版,问题的根本在于,没有概念基础理论的创立,当今的人工智能技术是无以走向人类智能,制造出具有思想、自我意识和创造能力的机器人的。

第二,如何把概念逻辑转化为电子操控程序。实现概念逻辑同机器人的指称运作设备、信息接收设备,感知识别设备,记忆存储设备和运动肢体设备联系起来,由此制作出概念逻辑程序总体操控的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

这里涉及到的一个基础性的问题是,人类智能机器人的制作,能否扬弃肉体方式的知觉系统,直接地用概念逻辑的程序的操控,造就具有自主能力的,人类智能操控的机器人呢?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索的课题。

美国学者凯文·凯利在《科技想要什么》一书中谈到了生命定义,有一段很重要的话:“科学家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无论生命的定义是什么,其本质都不在于DNA、机体组织或肉体这样的物质,而在于看不见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的能量分配和物质形式中包含的信息。同样,随着科技的物质面罩被揭开,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内核是观念和信息。生命和科技似乎都是以非物质的信息流为基础的。”

制作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对于人类来说具有极为重大和深远的意义,它的重要性在于,它将以“智能革命”的方式,再一次地改变人类的命运和生存方式。一方面,人类将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创造出一个非肉体生命的电子生命物种。这个非肉体生命的电子智能物种,将会具有超越肉体生命物种的极大优势。如同科幻电影《侠盗一号》中的智能机器人所说,它可以在深空中生存。既不受食物、水、空气、温度、压力、重力等肉体生存条件的局限,也没有短暂的肉体寿命的制约。

第一步,新的电子生命物种,将进入人类生产、科技和生活的服务,为人类的生存提供相助,把人类从繁重、艰苦、危险的工作和繁琐劳累的家务中解放出来,为失去自理能力的老弱病残者提供不知劳累的家政服务,为孤独者提供情感的服务和性满足的服务。可以预期,下一个大规模进入家庭和极富产业利润的家用电器必然是具有家政服务和性伴侣功能的初始人类智能机器人。

第二步,人类在制造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的过程中,将力求和这个新的物种融合,把个体的思想和自我意识,以数据方式输入和存储于电子智能的数据库,把个体的“灵魂”从肉体生命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导入电子生命的金刚之躯,由肉体生命的短暂生存转移到电子生命的长远生存。如同法国学者雅克·阿塔里在《未来简史》中所说,“40亿年来自然选择不断调整和修补人类的身体,让我们从阿米巴变成爬行动物,再到哺乳动物,现在成为了智人。但没有理由认为智人就是最后一站”,“更大胆的想法,就是彻底抛弃有机的部分,希望打造出完全无机的生命。神经网络将由智能软件取代,这样就能同时畅游虚拟与真实世界,不受有机化学的限制。经过40亿年徘徊在有机化合物的世界,进入一片无限的无机领域,形成我们在最疯狂的梦中都未曾设想的形状”。

第三步,火箭和宇宙的先驱者齐奥尔科夫斯基曾这样说过:“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人类永远不会生活在摇篮里”。人类的肉体生命同电子生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命的结合,肉体意识向电子生命的转移,将会更有力地推动和实现人类走向遥远的宇宙星系开拓、殖民、生存和发展,使人类在浩瀚的宇宙中获得无限广大的生存之地,甚至可以从一个宇宙世界跨向另一个宇宙世界,从一个行将灭亡的星系跨入一个新生的星系。

人们忧虑,电子生命智能的研制和开发,会制造出比肉体人类更为强大的物种,这个物种完全有可能反过来终结肉体的人类。这样的忧虑不无道理。但是,正如人类发明了长矛、弓箭、火药、枪支、汽车、轮船、飞机、宇航器、核能等等,它们会给人类带来了种种难以避免的灾难、事故和风险,但更会给人类带来了整体的、巨大的文明进步和命运福祉。

一方面,浩瀚的宇宙容得下所有生命物种的生存和发展,以及向宇宙和宇宙外的无限深远处转移和开发。

另一方面,人类在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制作中,在电子生命物种的创造中,会以创造者的更高智慧和防范,健全人类对智能机器人的控制和融合,使自己成为未来世界的超人,获得更为高级的文明创造和文化发展。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13 20:52:10 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