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 > 原创帖文 >


吸血鬼与殭尸的故事
吸血鬼与殭尸的故事

话说到了19世纪,如幽灵般徘徊在欧洲大陆的吸血鬼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个时候,欧洲的符先生、德先生和赛先生越来越厉害。这三位先生都是驱鬼大师。吸血鬼最怕符先生,因为符先生有太阳光,吸血鬼见了就死,而德先生和赛先生则有电灯和手电筒,搞得吸血鬼也不容易藏身。除了怕见光外,吸血鬼还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繁殖力太差。一个新的吸血鬼的诞生,是靠一个吸血鬼将一个人的血吸完,然后再让这个人吸吸血鬼的血,才可以将这个人变成吸血鬼。一般来说,吸血鬼们不愿意让其它的任何生物吸自己的血,因为这对他有很大损伤,要折损掉好多年的修为。另一方面,为了保持足够充裕的吸血供给,吸血鬼们也不倾向于扩大吸血鬼的数量,他们能很好与自觉的计划繁殖。除非他特别喜欢和欣赏某个人,他才愿意将他或她发展为吸血鬼。在电影《吸血鬼》中,勒斯达就是因为特别喜欢路易而将他变为吸血鬼的。而且,也很少有人愿意成为吸血鬼,虽然吸血鬼可以永生,但却不能生活在阳光之下。所以,吸血鬼一直鬼丁不旺。这样,经三位驱鬼大师持续不断的追杀,到19世纪末,欧洲西部的吸血鬼就快要绝种了。

这个时候,有个叫列恩马的吸血鬼就寻思到,“NND,看来西欧是不能呆了,咱另外找个地儿吧”。就一路东窜,到了俄罗斯。发现这个地方很适宜生存,血的味道和也西欧差不多。就在那里站稳了脚。后来听说,在俄罗斯的南面还有一大块地,叫中土。那里的人可多了,与欧洲人的血质还不一样。就又跑到中土来想尝尝鲜。也是十分凑巧,遇到中土人正在驱杀殭尸。这就发生了一段匪夷所思的故事。

原来,中土也有个类似欧洲吸血鬼的殭尸。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这个殭尸也是历史悠久,在中土作威作福足有2000余年。这个殭尸也是要吸人血的,也是怕见太阳光的。但与吸血鬼有所不同的是,其繁殖与扩散能力超强。一个人但凡被殭尸吸过血,就也变成殭尸了,也是想要吸血的。当然吸不吸得到人的血与功力有关。初级殭尸的功力很差,必须不断地吸血才能不断增长功力。所以,殭尸的繁殖呈几何倍数增长。这个自然会搞得绝大部分的人都变成殭尸,血的供给增长赶不上血的需求增长,最后人和殭尸都没得吃的了,大部分人和殭尸就饿死了。剩下的殭尸和人又在小规模上达到平衡,重新开始新一轮的吸血与被吸的循环。其实殭尸集团的主观愿望还是希望保持殭尸的规模与人的规模之间的生态平衡,也提出了许多政策与措施,想来约束自我的吸血本能。比如说,“尸尸人人”,“人可载尸,也可覆尸”等等。但本能就是本能,靠自我约束只能有一时的效果,时间长了就顾不得这么多了。先是一些高级殭尸开始偷着多吸血,但嘴上还说着大家要悠着点。这个当然蒙不住其它的殭尸,大大小小,方方面面的殭尸也就都开始明地暗地,粗暴野蛮和肆无忌惮地随心所欲地吸血。最后,搞得整个吸血系统趋于崩溃。

中土人民苦于殭尸久矣。听说了欧洲有符先生、德先生和赛先生三位驱鬼大师,就寻思到,何不请他们来驱杀殭尸呢?于是就请来了三位先生。但中土人发现符先生的阳光太刺眼,虽说是更容易消灭殭尸,人也有些受不了。再说符先生主张个人的价值高于群体的价值,当时中土人正受西方人的欺负,就更接受不了。所以就不怎么待见符先生,而对德先生和赛先生则尊崇有加。这德先生和赛先生也有些手段,把殭尸一路赶杀,损失惨重,元气大伤,但一时也还不能将殭尸赶尽杀绝。正在此时,吸血鬼列恩马来到中土。一看,还好符先生没有加入驱殭运动,正好可以混水摸鱼。就对中土人说到,我叫列先生,也是来自西土的驱鬼大师,也会驱殭尸。中土精英当时对西土的东西很迷信,认为只要是来自西方的东西总是不错的,也不知道和没见识过吸血鬼呀。这吸血鬼也长得跟人一个模样,举止行为也和人一样灵活,不像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中土的殭尸关节十分僵硬,只是见不得阳光。于是,也很欢迎列先生加入到驱杀殭尸的运动之中。这列先生就边吸血边驱殭尸。中土人被列先生吸了血,当然也觉得有些不妥,但一想到他是为我们驱殭尸,为了我们强大,再说吸有吸吧,也没像被殭尸吸了之后会变成殭尸那样后果严重,也就不在意了,反而很乐意让列先生吸。德先生和赛先生当然知道列先生不是善类,但目前主要任务是对付殭尸,就顾不过来对付列先生。如此,德先生、赛先生和列先生就在中土展开了驱杀殭尸的竞赛。这一下,殭尸可惨了,被三个先生共同围剿,几无逃生之路。但是殭尸毕竟修炼了2000余年,功力非常了得,施展出金蝉脱壳之计,绝处逢生。殭尸和列先生几经遭遇,结果发现这家伙原来和自己是一路货色,都是要吸血的,都是怕见阳光的。于是就在一次遭遇战中,拚出全力扑上去,抱住列先生,狠狠地吸了列先生许多血,直到被三位先生所摧毁。

接下来,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事就发生了。这列先生经殭尸这一吸,就发生变异了。或者说殭尸寄居于或附体于吸血鬼之中了。按后来中土人的说法,叫做“列先生与中土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这个变异体非常了得,它兼具有殭尸与吸血鬼的双重功力。后来,连德先生和赛先生都不是他的对手,德先生后来居然被他给强奸了,而赛先生则乖乖地为它所用。连符先生也被他赶出中土了。但凡人被这变种所吸,就也会产生吸血的强烈倾向,需要吸血才能维持生命的继续。被吸血的人又去吸另外人的血,另外的人也能产生吸血的倾向。这样一来,通过连锁反应,很快地,中土的人就不同程度地具有了吸血倾向。但中土的人或者说中土的这种生物与初始的变异体还是有所不同,他兼具有四种特性。一个是有吸血倾向,而且吸的血越多吸血的能力就越强。这个特性来自于殭尸和吸血鬼;二是能传递吸血的倾向和基本能力,这个特性应该来自于殭尸;第三,它还能保持人样,这个特性来自于吸血鬼。欧洲的吸血鬼长得和人是一样的,而中土的殭尸则与人有很大区别;第四,它也还可以保持人的一些特性。比如说喜欢和渴望阳光。其喜欢与渴望阳光的程度与他的吸血倾向成反比,而喜欢黑暗的程度与吸血倾向成正比。

大致说来,在列先生主宰中土后的前30年,高级吸血者很重视吸血,而忽视造血。他们很喜欢营造吸血的氛围,时常让大家在口号和歌声之中感到吸血和被吸血是一件很高尚和很愉快的事情。好多人都情不自禁愿意被吸,为此而感到幸福。而另一些精明的人则发现,要想多吸血,就必须献好血和献对血,他们一门心思地修炼吸血大法。只有很少的人厌恶吸血和被吸血。但是他们因为逃脱不了被吸的命运,而又不愿意去吸别人的血,所以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可是,由于这个吸血系统非常的封闭和缺乏造血功能,所以很难维持长久。后来,后继的高级吸血者改造了一下这个吸血系统,既重视吸血,也重视造血。通过改革造血机制和开放造血系统以不断增加血总值,号召大家朝“血”看。国内的造血和抽血工具比较落后,就引进外国先进的工具,虽说是让外国抽走了大部分血,但自家的血也增加不少。如此一来,也成就了一派繁荣景象。

但是,在繁荣背后,大多数人都感觉不爽。目前,中土的人可以分为三种基本类型。三种基本类型中又分别包含一些亚类型。一种是有机会和有能力吸血,吸血量超过被吸量,乐意吸血并极力维护吸血机制的人。他们之中有满意的,也有不满意的。不满意的是感到吸血不公,有的人吸得太多,有的人吸得较少。就净吸血量来说,分布差距也很大。第二种是一些不喜欢吸血和被吸血的人呢,他们感到很痛苦。吸吧,觉得难以忍受,不吸吧,被别人吸了而自己的造血能力又可能不足以维持生存,就只好或多或少地吸一点。他们知道,短期内想要改变这种吸血机制是不可能的,只有发发牢骚,寄希望通过持续的努力可以一点点有所改变。第三类是人数众多的最低层者。在现行合法的吸血机制下,他们没有吸血的机会。只有造血和被吸的份。而他们大多数也有强烈的吸血倾向,如果有机会吸血他们也是乐于吸的。在被吸过多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们就可能会采取非法的方式来吸血了。

可是,纵然大家都感到不满意,却一时也找不到有效的和得到普遍赞同的解决办法。一部分人就觉得,干脆还是回到殭尸时代好了。你看请来三位先生把殭尸给灭了,反而丧失了中土文化的主体性,所以现在搞得还不如以前。过去千不好,万不好,总是自己的传家宝;一部分人认为还是前30年好。虽说也是吸血和被吸血,但那时人们是多么的纯洁与自愿呀,被吸的时候感到很幸福很美妙。不像现在大家都只想吸血不愿献血,而且那时候大家的差别也不大;一部分人认为最好的办法是诚心诚意地、勇敢地请符先生来,只有符先生才能驱走殭尸和吸血鬼在人们心中种下的吸血倾向,才能将殭尸和吸血鬼的魔咒从我们的躯体中赶走。虽然符先生刺眼的阳光会灼伤久处黑暗中的人们,但是,毕竟生活在自由的阳光之下的感觉才是真实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