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 > 文化散论 >


想起当年数学说的毛泽东时代农民进城打工的事
由数学的帖,想起当年我用事实来回答自然向前不相信数学说的毛泽东时代农民进城打工的事

再来看看

强坛的资深网友都知道,有些人来强坛或许是带着任务来的。且这类人往往都成“伙”,或许线上线下都有着某种联系也说不准。而数学网友与老夫这类人,向来就是“单打独斗”:常常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横刀立马”,出来说几句。

前天数学网友在“关于什么什么此言是错误的叙述在形式逻辑上的问题”一帖中,指出了自然向前网友形式逻辑上的问题,还打了几个比方。意思是,自然向前网友经常弄巧成拙,以至于“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里面有一些猫腻。我的一个猜想就是自然向前网友有可能是打入和演宣传一方的中共地下党员。”

呵呵,为此,我也凑了一哈热闹。说是一家羊肉铺子,某一天挂着羊头却卖起了“拟似狗肉”。人们将信将疑的当儿,文绉绉的李四出来说话啦:“其实狗肉里也有羊肉的成分,如蛋白质什么什么滴”。呵呵,这个“善于狡辩”的文人李四不顾挂羊头的基本事实替卖拟似狗肉的羊肉铺打圆场,是不是打入卖狗肉一方的地下党员?因为他的解释很臭,起到了反作用:使人们明白无误地知道了:哦,原来这家羊肉铺的确是在卖狗肉啊。

瞧,这是不是“本来和演一方是要努力地在强国论坛通过一系列的宣传来让人们放弃共产主义信仰接受美国信仰的,而自然向前表面上象是和演一方的人,却故意要弄出一些很臭的文章来起到反作用,所以自然向前是我党优秀的地下工作者”?

好了,闲话休得多说。提到强坛老网友自然向前先生(女士?)自然就想起了八年前老夫的两个帖子。当时,自然向前不相信数学说的在毛泽东时代农民进城打工的事,我用事实回答了他(她?),没见他露头;一个叫“草桥关民”的却出来质疑,结果也被老夫弄得灰溜溜滴,也不好意思再露头。呵呵。


我也来说说在毛泽东时代农民是可以随便到处打工的 (2010-01-23)

标签: 毛泽东时代 农民 进城 打工 加拿大28开奖结果查询

再来看看/文

这段时间呆在海外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好在有互联网,尽管断断续续,时连时断,但总比没有好。所以只要有空,还是可以不时地来咱们强国论坛看看。

看了自然向前不相信数学说的在毛泽东时代农民进城打工的事情,我不想参与争论,只想说说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

我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到西部丘陵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算毛泽东时代吧?好,如果算,我就继续讲自己的经历。

我上山下乡的那个生产队从交通上来讲是很偏僻的,长途汽车只能到达离我生产队40来华里的镇上,从镇上到我的生产队先要走20来里的机耕路,然后再走10多里的山路。够偏僻了吧?

我们厂这批知青上山下乡是单个插队到各个生产队,而不是集体插队到所谓知青点,所以比疯僧下乡时的集体户还辛苦。疯僧在北地农场抡“大刀割麦”很辛苦,不过好在辛苦了收工后还有人做饭吃,我收工后则要自己生柴火做饭。当时我那个生产队由于比较偏远,还没有电灯,油灯下生火做饭、油灯下看书,苦是苦点,但也有点别致,关键还是在于心态。

当时我下乡的生产队就20多户人家,一百来号人口。村子里主要就两大姓,杂姓就三户。成人中有五、六个初中毕业生,有一个高中毕业生(回乡知青),还有一位在读女高中生。高小毕业或肄业生就更多了。总之,除个别人外大都认得字。两大姓中,一姓集中在村里的上湾,一姓集中在村里的下湾。两大姓中自然形成了两派,有些内部矛盾,所以谁当生产队干部就很让大队和公社伤脑筋。尤其是队里的生产队长和会计这两个关键核心位置最难摆平。于是一个杂姓的壮年庄稼汉就当了队长,我这个也是外来户的知识青年就当了会计。而两大姓中的一姓出任副队长,一姓出任保管员(负责保管队里粮食仓库的钥匙)。我除了每年的生产队预算和年终决算时间,以及每两周做一次帐目外,其余时间同社员一样上山、下田干活。

记得有一年的年终分配时,队长找到我说:张三家的粮食暂时不要分配给他们。我问为什么,队长说,张三家必须先交清欠款才能分粮食。这里我得稍微解释一下。当时我们那里人民公社里生产队的分配制度大致是这样的:一户人家的粮食分配,分人口粮和工分粮;人口粮就是根据一户人家的人口数来确定,工分粮则是根据一户人家全年出工所挣的总工分数来确定。我当时的理解就是:社会主义就该这个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样子:人口粮让人不至饿死(不怎么挣工分的人家人口粮也是有保证的,体现了社会主义人民当家作主、平等的原则,这或许也是当年小岗村二十多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供应的原因?),而工分粮则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原则:一家人出工越多、劳动强度越大,工分就挣得越多,所以年终决算时,根据当年收成,按多少工分换算成一斤粮食,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工分除了换算成一定的粮食定量外,最直接的就是它的价值:一个工分值多少钱。这些都是年终决算要做的事。我的那个生产队条件不好,田少山坡地多,所以每年的产值不怎么高,一个工(10个工分,一个正常男劳力一天的工分标准)仅值三角多钱。或许有人会说,一天三角多钱一个月不就10元钱、一年一百多元吗?答案是:也对,也不对。不对的原因就是当时就有许多“包产到人”、“包产到户”的办法:比如讲,要犁几亩田,一是队长可以派工,一个壮劳力可以犁一天,两天,三天;二是当然也可以给出一个工分数,如30个工分包干,如果没人愿意干,就40或50个工分包干。如果大家都抢着干,那就是抓阄决定。呵呵,我这个生产队的“文人”、会计可干过不少抓阄的事。这是非常民主、公平的,并不是什么都由队长独断。正是由于当时的“包产到人”、“包产到户”的办法在我们生产队就盛行(不知是否比小岗村早?),所以我们村一个壮劳力一年挣两百多元也不稀罕。呵呵,当年工厂的学徒工一年也就挣这么多。所以我现在时常犯糊涂:城乡差别、三农问题到底是扩大了还是缩小了?毕竟三十多年过去了啊!

还是回过头来说张三的事。队长为什么要我暂时不要分粮食给张三家呢?原因就在于队长家有两个刚成年的儿子,一共三个壮劳力,年终分配时属于“进钱”户,也就是所挣工分值除了扣除粮食款外还要补发现金;而张三家则属于“补钱”户,也就是所挣工分值还不够所分人口粮粮食的价值,需补交其差额的现金。为什么张三家挣不够所分粮食的工分?原因除了张三家有四个未成年孩子外(最大的十岁多一点,最小的尽管可以走可以跑了但还在吃奶,老婆出工不多),主要的还是张三自己外出打工,不愿意在队里挣工分。所以,队长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张三在外挣了大钱,不交分粮余款怎么行?再说了,生产队的账目要平衡,你“补钱”户不按时交余款,我“进钱”户怎么能拿到钱?

呵呵,当时队长的态度非常坚决,给张三的老婆最后通牒:赶快叫你老公回家交钱,否则就只能牵你家的猪或是拆你家房上的瓦,然后才能分口粮。可我这个在社会主义、集体主义思想“灌输”下长大的会计怎么能容忍这种“野蛮”(队长只是说说而已)做法呢,所以我还是坚持先分粮,同时督促张三老婆叫张三尽快回家交钱。不瞒各位网友说,当时张三老婆和几个亲戚农妇眼里都含有泪水,她们似乎在感激我,我想她们更要感谢社会主义:什么样的大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

后来,张三回家后,我与他进行了长谈。当然有些事他不愿给我详说,但他确实在外打工挣了些钱。家里是瓦房(我们村当时还有不少土坯茅草房),而且不仅去过镇上、县上打工,还去过省城打工。他擅长的主要手艺是石工、瓦工和木工。而且张三当年外出打工与现在的老乡外出打工有类似的地方,当然也有不同之处:类似的地方——也是几个人结伴外出,不同之处——“结伴”不是本村的人,而是邻近村里的人。

我还想指出的一点就是,既然这么偏僻的村子里都有农民外出打工,那么城乡结合部地区和交通相对发达地区的农民外出打工就更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啦。所以结论就只能是:在毛泽东时代农民是可以随便到处打工的。

好了,今天就说这些。只是不知自然向前看后作何感想。


给草桥关民:事实胜于雄辩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2010-01-25)

标签: 毛泽东时代 农民 打工 事实 雄辩

再来看看/文

我的《我也来说说在毛泽东时代农民是可以随便到处打工的》一贴引来了草桥先生的一个长长的一、二、三、……呵呵,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与任何人争论,当然,对你草桥也不例外。说句实在话,以前我从来对你们这类人的帖子是不看的,往往都是从别人评论你们的言论中间接了解一点。

要不是你直接针对我的贴文,以及要不是为了对你的辛苦(贴文)表示尊重,我今天也不会点你的帖子。今天既然点了、看了,我就简单回答一下。我想说的相当简单,就一点:事实胜于雄辩,我讲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句句是真。编故事一类的下作事从来就被正义在胸的人所不齿。

至于你的一、二、三……以及这文件、那规定对我来讲等于白说。打口水仗或许是你们的强项,但想当然的、或引经据典的雄辩丝毫撼动不了事实,更说明不了你能干。

说真的,当读到你贴文中刚开始的“因为以所谓张三的手艺,不可能打到什么工,更不可能挣到什么“大钱”,尤其不可能还翻盖了大瓦房”这里时,我都不愿再读下去了。 “挣了些钱” 为什么就非得是“大钱”呢,“家里是瓦房”为什么就非得是“还翻盖了大瓦房””呢?

还好,本来就对你们的作派习以为常,所以还是耐着性子看下去。至于你说的什么“因为制度”而引出的第一,第二,第三,什么什么的,就更乏味啦。读着读着我都忍不住发笑,惹得一位同事都想过来看稀奇(我们在海外临时工作,同住一间房):你发现了什么搞笑的东东?弄得我不得不赶紧弹出一个页面盖住:我在自己喜欢的强国论坛发帖并不想让任何同事知道,我是独来独往惯了。

你说什么“因为制度。第一,农民外出串亲行,做事不行,必须由公社开介绍信。私自离开农村外出叫盲流,一般是被及时遣返,农村就控制着农民不得外出” 。

这不就等于现在说“因为制度。第一,干部不准腐败。私自谋私叫腐败,一般是被及时双规,纪委就控制着干部不得腐败”。这不是废话吗?这那有事实说明问题啊!

你还说,“当时必须用钱和粮票才能吃到饭,并且,很少有常吃饭店的。机关单位有食堂,一般居民在家吃,出差的人口在所住的招待所旅馆吃。所谓张三一群在哪儿吃?粮票哪儿来的?农村是不供应粮票的。农民外出串亲路上要用粮票,都是靠吃商品粮的人接济。”

哈哈,草桥啊,或许是碰巧,怎么我的经历与你说的恰恰相反呢?农村人没有粮票?你真是傻得可爱。再告诉你一个本人的亲身经历:60年代末至70年代中期,我们家几弟兄都在吃“长”饭,男孩运动量大,又没有姐姐妹妹,所以全家的粮食定量就有点紧。爷爷从农村来城市看我们,就常常带一些全国粮票给我们。而且用30来斤全国粮票去粮店购粮还能配给半斤食油(一个人一个月的食油定量),我自己就用全国粮票去粮店购粮油多次。至于在另外一个省的老家的老实农民是怎么弄到全国粮票的我则不清楚。我就知道“农民外出串亲路上要用粮票,都是靠吃商品粮的人接济”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你又说,“如果张三只给私人干活,只可能在村子里,因为所有国营、地方国营、集体建筑工程根本不可能给某几个个人去做,这是制度。”

草桥啊,工厂除了盖房子,还经常维修房子和一些设施。常常就是一两个正式员工(技术员)带领着临时工在干,而临时工有相对固定的和不那么固定的(就像你说的日工)。有时下大雨冲垮了干道,或大风大雨刮倒了围墙、刮漏了车间厂房,维修量陡然大增时,除了工人们尽量各自维修自己的车间尽快恢复生产外,另外就是不得不多找临时工去维修那些不是生产车间的设施。至于这些临时工要什么手续我确实不清楚,也无需我去弄清楚,这都与我讲的故事无关。我讲的只是存在过的事实。我一个中学同学的爹就是带临时工干活的学建筑的技术员,相对固定的临时工就那么几个,更多的或许都是你说的“盲流”?不知道。“工钱根本没法给出”?不一定。不过有一点我知道,没见过这些“盲流”为欠薪闹事的,可见,工钱还是有法给出的啊,呵呵。这都是事实,不像你仅仅引文件、说规定什么的。这是生活,不是坐在办公室凭想象认为该怎么样或是不该怎么样。

你最后还不忘“顺便告诉再来看看先生:恢复镇级建制是取消公社后的1985年以后的事情。1985年6月,由原来的5.6万多个公社,建成9.2万多个乡(镇),由原来的54万多个大队建成82万多个村民委员会。此乃历史不可篡改哦。”

呵呵,草桥啊,形容犯傻还自认为有理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在网上也没查到)?我在外,身边没有成语词典,你来告诉我?还是网友们来帮帮忙?我一再告诫过,引经据典不如事实来得可靠。好吧,我可不管你的“经”和“典”是从哪里来的,我就耐着性子再来告诉你我的另一个亲身经历:我上山下乡在生产队当会计时,除了一年参加数次公社的三级(公社、大队、生产队)干部会外,还参加过一次镇(区)的四级干部会,那场面很壮观哟,吃得也不错,大米饭回锅肉呢,香喷喷的。你该不会又转移话题说腐败吧?呵呵。

草桥啊,你尽管表面说我的《我也来说说在毛泽东时代农民是可以随便到处打工的》一贴“极其扯蛋”,“这位再来看看先生啊,根本不懂公社的事情,用现在的事情移植到公社里去,闹笑话去吧”,似乎还“哈哈”地笑出了声。但草桥啊,你心里还是发虚嘛:万一再来看看说的都是事实呢?!所以,你在结尾还不忘来了个“无论怎样我都能得胜回朝”的一个虚招:“其实用农民工可以随便到省城打工不是歌颂毛泽东时代,而是攻击那个时代的制度根本管不住人,等于说计划经济体制在用工这一点上基本崩溃了,实在是编出了一个下下策的故事。”

哈哈,草桥啊,姑且不谈正义在胸的人根本不屑编故事,只谈你说的“基本崩溃”。财政部的最新调查,我国的收入分配差距已经达到“高度不平等”状态,10%的富裕家庭占城市居民全部财产的45%,而最低收入10%的家庭其财产总额占全部居民财产的1.4%。另据《人民政协报》2009年6月19日报道某全国政协委员说,“中国权威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而1985年3月7日邓小平先生说过:“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呵呵,草桥啊,在这里给你出两道题:一,现在是否出现两极分化了?如果出现了,你草桥能不能就简单地嘲笑我们伟大的改革开放就失败了呢?二,那掌握了70%财富的0.4%的人是不是新的资产阶级?如果是,那你草桥也不能就简单地说我们真是走了邪路了吧?

你草桥们为何对否定共和国的前30年就信手拈来,而对后30年就遮遮掩掩?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嘛。我去年早些时候在《纪念共和国60周年,机遇与挑战(发表时间:2009-04-14)》一贴中就说过:“有一根主线非常重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60年,都是在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60年。至于前30年和后30年的经验和教训问题,则应本着客观的、实事求是的原则予以分析和评价”。“不能再沿用一提改革开放前30年就是过失和教训,一提改革开放后30年都是成果和经验这种被部分主流人士沿用了30年的做法。”非常令人欣喜和得人心的是,现在的党中央正是这样做的。所以,还是那句话: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的确是曲折的。

本文 2018-02-03 上贴于 人民网-强国论坛-深入讨论:
http://bbs1.people.com.cn/post/2/1/2/166250948.html

Keywords:毛泽东时代 改革开放 农民 进城 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