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 > 猫眼看人 >


机器人到底能不能产生意识【美】迈克尔·加扎尼加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最近,美剧《西部世界》热播、谷歌推出了神经网络翻译,又让人开始争论:机器人到底能不能产生意识。

“认知神经科学之父”迈克尔·加扎尼加(Michael S.Gazzaniga)在他的科普经典《人类的荣耀:是什么让我们独一无二》中,对这个问题也有所阐释。迈克尔·加扎尼加是全球著名的脑科学家之一,他一直尝试着解答“大脑究竟如何产生意识”这一问题。经过多次跨学科的交流与碰撞,加扎尼加和心理学家、语言学家乔治·米勒(George A. Miller)在1970年代末期共同创立了认知神经科学。

《人类的荣耀:是什么让我们独一无二》中文版最近由湛庐文化策划出版,澎湃新闻获得授权摘录其中部分。



《西部世界》海报截图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一词出自于“人工智能夏季研讨会”。这个研究项目由达特茅斯学院的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哈佛大学的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先驱之一,写就了引领人工智能大趋势、透视下一个大挑战的领先巨作《情感机器》,该书简体中文版已由湛庐文化策划,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IBM公司的纳撒尼尔·罗切斯特(Nathaniel Rochester)以及美国贝尔实验室的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一起于1956年夏天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汉诺威市的达特茅斯学院开展。研究意在检验我们对学习或是智力特征的其他各个方面的推测是不是大致准确,机器是否能够模拟它们。其中一个尝试是造出能够使用语言、形成抽象概念、解决人类尚无法解决的问题并提升自己的机器。如果一群精英科学家在一个夏天里一起合作,应该可以为这些问题中的一个或多个的解决带来显著的进展。

回顾半个多世纪以前的这个想法,当时的人们似乎有些过于乐观了。现在的美国人工智能协会(简称AAAI)将人工智能定义为“科学地理解思维和智能行为的机制,并将其赋予给机械”。然而,虽然投入到制造智能电脑中的计算能力和努力非常多,电脑还是没办法完成三岁小孩都能做到的事情:它们没办法分辨猫和狗。它们也没办法做到所有丈夫都会做的事情:它们不理解语言的细微差别。比如,它们不知道“你倒过垃圾吗”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在说“去把垃圾倒了”,而且这个问题还有隐含的意思:“如果你不把垃圾倒了,老娘就……”随便使用一个搜索引擎,看看搜出来的东西,你会想:这些玩意儿是哪儿来的?这不是我要找的东西。语言翻译软件也很垃圾。显然这些程序完全不知道它所翻译的句子的意思。人们一直在努力改进,但即使运用了海量的计算能力、内存以及模仿能力,想要造出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仍是一个梦。为什么呢?

人工智能分为两种:低级和高级。低级人工智能就是我们所说的电子计算机。它指的是用软件来解决问题或进行推理任务。低级人工智能没有完整的人类认知能力,但它可能有人类所没有的能力。低级人工智能慢慢渗透进了我们的生活。人工智能程序正在控制我们的手机通话、电子邮件以及网页搜索。它们被银行用于探测欺诈交易,被医生用于诊断并治疗病人,还被救生员用来扫描沙滩以发现需要帮助的游泳者。人工智能的出现导致我们打电话给任何大企业,甚至许多小企业的时候,跟我们通话的都不是真人(美国大量企业使用智能客服来回答致电者的简单问题);而智能语音识别则让我们只需说话不必按键。低级人工智能打败了国际象棋冠军,也能比大多数分析师选出更好的股票。但杰夫·霍金斯指出,IBM的那台在1997年打败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的电脑“深蓝”并不是因为比人类聪明才赢得比赛的。它的胜利只是因为它比人类的思考速度要快几百万倍:它每秒可以评测两百万步棋。“‘深蓝’对比赛历史没有概念,它也不知道对手是什么。它虽然可以下棋,但并不懂棋,就好像计算器可以执行算法,但却不懂数学一样。”

高级人工智能则是让许多人抓狂的人工智能。高级人工智能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哲学家约翰·瑟尔(John Searle)创造的一个词汇。虽然他本人并不这么认为,但根据其加拿大28开奖结果查询定义,高级人工智能可以理解并拥有自我觉知。“根据高级人工智能的定义,电脑不仅仅是研究心智的工具;具有合适程序的电脑就是心智,因为有这样程序的电脑可以说是理解并拥有其他认知状态了。”瑟尔还说,所有意识状态都是由更低级的大脑加工过程产生的,所以意识是一种涌现的现象,是一种物理属性——源自整个身体的输入之和。意识不会产生于脑中的几个无伤大雅的笑话。意识不是计算的结果。你必须要有一个身体,以及来自身体的生理和感知输入,才能够产生一个经过思考且有人类智能的思想。

相信机器可以拥有意识的逻辑跟制造人工智能的逻辑是一样的。因为人类的思维过程就是电活动的结果,如果你能用机器模拟同样的电活动,那么机器就会拥有人类的智能和意识了。而且就跟人工智能一样,有些人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机器的思维进程需要跟人一模一样才能产生意识。同意霍金斯观点的人则认为思维进程必须一样,而要有一样的思维进程就也要有一样的组合方式。还有一些人持观望态度。



《西部世界》剧照

探寻人工智能之旅并非始于对大脑的逆向工程。因为在1956年,当人工智能还是星星之火时,人们还并不怎么了解大脑的工作机制。这些前辈工程师们在设计人工智能时没有理论支持,只能即兴设计。他们首先各自提出了制造人工智能不同部分的方法,其中一些方法实际上为理解大脑工作机制提供了线索。有些方法是基于数学法则的,比如基于以往相似事件来确定未来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的贝叶斯逻辑,或是评测特定序列事件发生可能性以及被用于一些语音识别软件的马尔可夫模型。这些工程师造出了“神经网络”,用于并行运行和大致模拟神经元及其连接;他们还发现了没有经过提前编程的机器反应。这些系统还被用于语音识别软件、对信用卡欺诈的探测和笔迹识别当中。有些系统是基于推断的——基于传统的“如果这样,那么那样”的逻辑。有很多程序可以在大量可能的选项中进行搜索,就好比“深蓝”运行的国际象棋程序。有些人则在设计具有世界基本常识、因果规则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与某种情况紧密联系的事实以及意图目标等的人工智能,比如能规划路径并告诉你最近的中餐店怎么走的车载导航仪。

但人类大脑在很多方面都与电脑不同。在库兹韦尔的著作《奇点临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中枚举了这些差异:

·大脑电路虽然很慢,但却有大量平行处理。大脑有大约100万亿个神经元连接,这比目前任何电脑都要多。

·大脑无时无刻不在重新改造自己并进行自组织。

·大脑可以启用紧急方案。这也就意味着智能行为是由混乱和复杂所产生的难以预测的结果。

·大脑的发展水平很稳定。人们并不会突然比之前聪明10倍,只会变得更聪明一点点。

·大脑很民主。我们会反驳自己,有内部冲突,从而可能产生一个高级解决方案。

·大脑会进化。6-8个月大的婴儿不断发展着的大脑会产生许多随机突触,其中那些与理解世界最相符的连接模式会被保留下来。某些大脑连接模式很重要,而其他则是随机的。结果是,成年人的突触要比婴幼儿的少得多。

·大脑是一张分工网络。脑中没有独裁者或是中央处理器来做决定。它的连接四通八达:信息有许多种在这张网络中穿行的方式。

·大脑有以特定连接模式相连的成块区域,可以完成特定功能。

·大脑的综合设计比神经元的设计要简单。

有趣的是,库兹韦尔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他忽略了大脑是连接在身体上的。目前为止,人工智能程序只能做它们被设计去做的事情。它们不会概括,也没有灵活性。“深蓝”即使有大量的连接、海量的内存以及能源,也并不知道应该把垃圾倒了,或者其他任何设计之外的事情。

虽然尚未达到与人类同等的智能水平,但电脑已经在一些能力上超越了我们。它们在解决符号代数和微积分问题,安排复杂任务或序列事件,排布装配线路,以及其他许多与数学相关的加工过程中都比我们要强。它们不擅长评估质量,也没有常识。它们无法评论戏剧。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它们也不善于把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不理解语言中的细微差别。奇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怪的是,它们做不到的很多事都是4岁小孩儿就能做到的,而不是物理学家或数学家才能做到的。

至今没有电脑能够通过计算机科学之父艾伦·图灵(Alan Turing)在1950年提出的图灵测试。因此无法验证这样一个问题:机器可以思考吗?在图灵测试中,一个人类判断者会与两方进行自然语言交流,两方中的一方是人类而另一方是机器人,两者都试图表现得跟人类一样。如果判断者无法确信哪个是机器,那么机器就通过测试了。对话通常限制在文字上,以免声音成为偏差因素。

许多研究者并不认为这个测试可以判断机器是否有智力。行为不是测试智力的方法。电脑可能表现得很智能,但并不代表它就是有智力的。



《人类的荣耀:是什么让我们独一无二》,【美】迈克尔·加扎尼加/著 彭雅伦/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6年8月版。

史》由东方出版中心出版。这本书阐述了中国朋党的产生、发展、演变历史,剖析重要朝代的重要党争,呈现中国古代朋党政治发展的脉络和全貌。有学者称其为目前专门研究和完整论述中国朋党的集大成作品。

10月26日,朱子彦就此书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中国朋党史》朱子彦 著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朋党在古代中国是如何出现的?

朱子彦: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我在书中论述朋党与政党、会党的区分后指出:“朋党是统治阶级内部具有不同政治背景和经济利益相互对立的政治集团。利害冲突、政见分歧、地域偏见、亲缘关系、人身依附、门第观念等都可以成为朋党的起因”。

朋党不是民间组织,它的主体是官僚,所以必须从中国古代官僚体制中寻觅形成朋党的原因。中国古代官僚阶层的产生是同历朝历代的选官制度紧密结合在一起。我对先秦时期的卿族集团、养士食客制度;汉代任子、察举、征辟、辟除制以及两重君主观;魏晋南北朝的九品中正制、士族集团;隋唐以降的科举制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考察,从而得出中国古代的选官制度就是滋生朋党土壤的管见。

澎湃新闻:中国朋党的主要关系网大多见于亲戚、师生、同乡,那么综合来看,哪种结党形式一直是主流?

朱子彦:似无统一的范式,由于朋党贯穿于整个中古社会,故每个历史阶段都有不同的结党形式。但隋唐以降至明清,科举制已成为选官制度的主体。科举制度下形成的座主与门生、同年、同门、同窗、同乡等关系就是形成朋党的温床,是官场中的关系网、利益集团的主要纽带。

《红楼梦》中贾、王、薛、史四大家族既有姻亲关系,又是官场中的利益共同体,他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到金陵来做官的人必须要有一张做官的“护身符”。曹公在此处虽未言及“朋党”二字,但其意甚明,即贾雨村之流已和四大家族结成朋党。此外,朋党受到中国传统乡土观念的影响倒是一以贯之,不仅楚党、浙党、昆党、齐党如此,即使是东林党,也是“自以乡里分朋党”,参加者以“三吴士绅为多”,“东林八君子”中的七人是无锡人,故著名的东林书院就在无锡。

澎湃新闻:中国古代统治者对朋党现象都非常痛恨,严厉打击,但为何屡禁不止?

朱子彦:解开这个谜底的钥匙,我认为必须从根本原因上来寻找,即朋党是中国古代政治体制的产物,历代党祸纷争,追本朔源,无不症结于官僚政治这一渊薮。

中国古代社会是一个官本位社会,士子们十年寒窗苦读为的都只是一朝蟾宫折枝。但官场凶险,一个孤立无援官僚的宦海生涯往往是短命的。所以树朋结党,组成休戚相关的利益共同体,不仅是官僚们飞黄腾达的前提,也是他们安身立命的基本保障。

官僚系统中最重要的官职当数宰相,其位尊权大,尤其容易结成帮派,帝王对其时时加以防范。中国历史上对宰相打击最厉害的莫过于朱元璋。他为了强化皇权,干脆借“胡蓝党案”,废除了中书省和丞相制,大权高度集中于皇帝一人之手。尽管朱元璋在他亲颁的《大明律》中规定“在朝官员交结朋党,紊乱朝政者斩”。但历史的发展进程却和朱元璋的主观愿望背道而驰。废相不仅没有能阻止大臣朋比党援,相反,明朝党争的激烈程度超过了以往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

是什么原因造成此种情况?我通过考察发现,这和明朝废相后建立的内阁制有着密切的关系。可见,统治者无论对官僚政体作如何调整变革,都不能避免朋党和党争的出现。

更有一种奇怪现象,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皇帝为了自身的利益和封建国家的安全,对臣下结党贪污并不在乎,甚至是纵容。而大臣包藏政治野心,企图夺取皇位,才是君主感到最可怕的事情。

例如梁武帝之弟萧宏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他聚敛钱财无数,有人告发萧宏在库房里私藏兵器,意欲谋反。梁武帝大惊,亲自到其弟家中逐屋检查,结果打开库房一看,三十余间库房中堆满了铜钱,其余库房中堆满了布、绢、帛、丝、绵、漆、古董、字画等物,不计其数。梁武帝这才疑虑顿消,不仅没有责备萧宏贪婪,反而盛赞萧宏是理财能手。

总之,封建官僚政治就是滋生朋党的土壤和温床,诚如唐文宗所言:“去河北贼(指藩镇割据)非难,去此朋党实难”,可见朋党是封建王朝永远无法摆脱的幽灵。

澎湃新闻:网络历史爱好者流传着一句话:忠贤若在,大明不亡。你怎么看待明末东林党和阉党的党争?

朱子彦:我想,评论重要历史人物和重大历史事件,应该十分慎重,对历史上已下定论的史实,不能随便标新立异。时下,历史虚无主义在网络上很有市场,不仅邱少云、黄继光等革命英雄人物被抹黑,还要为十恶不赦的大宦官魏忠贤翻案,岂不可笑。

尽管东林党和阉党之争的是非曲直是径渭分明的,但东林党仍然具有争权夺利、党同伐异的特点。为何东林党在和阉党的斗争中会一败涂地?这固然是由于魏忠贤控制了熹宗,窃取了皇权。但从东林党人自身来说,其严重的派性也是导致它覆灭的重要原因。

东林党人不顾一切排斥异己,对政见不同者均斥为“邪人”、“邪党”。这一极端的做法不仅没有壮大东林党自身的力量,反而为渊驱鱼,为丛驱雀,迫使一些本非死对头的官僚士大夫投靠阉党求存,东林党人在朝廷中就日益孤立。

不过,东林党人的政治主张,如反对矿监税使对城市工商业的掠夺,反对心学崇尚空谈,提出“不贵空谈,而贵实行”,主张士农工商皆是本业,反对抑制打击商人,又提出“民主君客”论,将学校作为“清议”场所等等,都是具有一定进步意义的。

东林党是明朝末年以江南士大夫为主的官僚政治集团。“东林党”之“党”,是朋党而不是近代政党。

澎湃新闻:经历了明清两代廷杖和文字狱压制后,士大夫阶层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明清时期的朋党形式与魏晋、唐宋时期有何不同?

朱子彦:明代对士大夫廷杖和清代文字狱取得了完全不同的效果。尽管明代皇帝企图用廷杖来折辱士大夫,但和最高统治者的愿望相反,受杖者反而得到敢言直谏、刚正不阿的好名声。

例如,翰林院检讨赵用贤因反对张居正夺情而被施以廷杖之刑,日讲官许国对赵用贤不畏权贵的斗争精神景仰之至,故赠赵用贤犀杯一只,上亦镌一诗:“文羊一角,其理沉黝,不惜剖心,宁辞碎首,黄流在中,为君子寿”。被杖者获得如此高的声誉,令天下人为之倾慕。这是皇帝和权臣始料所不及的。清代在施行大规模的文字狱之后,迫使文人不敢议论朝政,抨击时弊,而只能潜心治经,整理国故,遂出现了万马齐喑、朝野噤声的局面。

明代的朋党形式与唐宋相比,更为复杂,斗争也更为残酷。別的不说,明代党派之多就超过了以往任何历史时期。唐代著名的党争是牛李党争,也就是牛李两党,而明代万历至崇祯朝就有浙党、昆党、楚党、秦党、齐党、宣党、东林党、阉党、复社等等。不仅党派名目繁多,而且党争时间长,牛李党争只有四十年,而万历至南明弘光朝的党争竟长达六七十年之久。东林党人受到的迫害和打击也远远超过牛李党争。李德裕的结局是被贬到崖州。而东林党人却遭到魏忠贤的血腥镇压,杨涟因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被捕,与左光斗、黄尊素、周顺昌等人同被杀害。东林著名人士魏大中、顾大章、高攀龙、周起元、缪昌期等先后被迫害致死。魏忠贤又使人编《三朝要典》、天鉴诸录,加东林以恶名,并列党人榜于全国,每榜少则百人,多至五百余人,凡列名者,生者削籍,死者追夺,朝中善类为之一空。

澎湃新闻:朋党之争只有负面影响吗?

朱子彦:毫无疑问,党争的负面影响占了主导方面。当然,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中国古代的党争虽然从整体上给整个社会带来弊端,但在一定的程度和范围内,有时也能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例如,东林党人在同阉党斗争中,表现出来的清流士大夫耿直、勇敢、刚毅的精神是值得后人敬仰的。

另外,我们还应该从社会发展趋势来看晚明党争,晚明党争是两种趋势逆向而行,互相矛盾的结果:一种是明代专制政治统治的发展趋势,它由兴到衰,由有序到无序,其趋势是倒退的。另一种是明代经济和思想文化的发展趋势,商业经济的繁荣,资本主义的萌芽,哲学思想的革命,市民观念的兴起,标志着社会形态的变迁和历史步伐的前进,这种趋势则是进步的。东林党人是后一种趋势的代言人,其反对者是前一种趋势的拥护者。由此看来,晚明党争带有政治上专制与反专制,思想文化上禁锢与反禁锢的性质,应该予以分清。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6-10-27 20:24:41 编辑过